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旧同事的美妙身体
旧同事的美妙身体

旧同事的美妙身体

好不容易才熬到下班,心里只想赶快离开办公室。康明是一个香港普通大学毕业生,在一间电脑公司当工程师,不经不觉已有六、七年,没有多大的发展,又没有决心出外一闯,心里一直郁郁不欢。

  今天,跟同事因工作吵了一番,他的心情坏到极点。跳上拥挤巴士,在回家途中,心想:跟着又是独个儿,现在没有女朋友,而家人刚巧外游。车窗因下雨而紧紧关上,空气局促至凝坠,压得各人看上也跟他一般惘然。天啊!给我一个空间吧。

  下车时已经七时多,天仍下着恼人细雨,撑雨伞在人群穿插,横过一条马路时,发觉一位白衣女子在路旁避雨,看上有点儿面熟,于是赶上看过究竟。

  康明:「慧风,这么巧。」

  这女子回过头来,她原来是康明的旧同事慧风。

  风:「您好,一年多没见。」

  「你要去哪儿?」

  「只是出来逛,但被雨拦着。」

  「啊。你没带雨伞,是不是等人?」

  「不,我独个儿。」

  「上次旧同事聚会为甚么不来?」

  「我刚到外国探亲。你在赶女朋友约会?」

  「不是。」

  「不晓得雨还会下多久?」

  「不如到我家一坐,离这儿不远。」

  「……好。」风的嘴角展出一丝微笑。

  风今年二十五、六岁,放洋十年,一年多前在明的公司任职。她身材高窕,皮肤白晰,五官标致,双眼黑溜溜,虽然胸部并不十分发达,但腰枝纤幼,双腿修长。

  她今天身穿白色吊带背心,蓝色贴身牛仔蓝裤,外披白色短薄外套,把她的修长身形表露无遣。

  雨伞不大,风不时要挨过身来,吊带给移了位,现出更幼的乳罩肩带,雨水点点沾湿她的上衣,乳罩隐约可见,偶尔在闪避途人时,她会比较靠近,更可窥见浅浅的乳沟。

  不久已到达明家,明见风的衣服湿了,提议她把衣服更换,但没有合适的女服,好找来T恤和运动短裤。风接过后到房间更换,明随即去拿干毛巾。

  回来时经过风的房间,发觉门是虚掩,一时按奈不住,从门隙偷看,刚巧窥见风的前侧面,此时她已脱掉上衣,剩下乳罩,但是包着半个乳房,胸部结实而挺秀,中间挤出一道诱人乳沟。跟着俯身脱下牛仔裤,一对乳房像要立即跳出来,由于裤子太紧,用力时乳房加剧摇晃,乳头几次差点掉出,花了一番气力才脱下裤子,但一边肩带却已滑落。底下是一条纯白高叉而光面内裤,侧带牵过盘骨,幼得动弹可破,小小的三角仅可遮盖私处,中间地带却更见深黑和饱满,后幅也刚及臀部中间,整双玉腿和臀部毫无保留展现眼前。

  眼前所见,叫明每条血管无尽扩张,修长的身躯,白玉般的乳房,涨涨的阴部,双腿在无遮蔽下更现美态,肌肤雪白无瑕且透红,肌肉富有弹性,全身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风伸手到脑后把头发盘起,一双乳房更加突出,阴户更加贴近小裤。这个姿态深深烙在明的脑海,占据所有的意识,真的想立时扑进去。

  突然电话响起,风正想转过头来,明急忙跑开去接电话,原来是家人报平安,一面敷衍几句,一面心里抱怨坏了好事,没多说两句便挂上电话,跟着风已换过衣服坐在明的旁边,明一时结巴起来。

  风说:「你手中的毛巾是给我吗?」

  「是。」

  风用毛巾抹干身上的雨水,明不时在偷看,在弯身抹脚时,乳罩更加贴现,带子全是幼幼的。风转身背向,要求替她抹干脑从头发,期间香气醉人,从领口可看见少许乳房,近看风的肌肤更见细滑,尤是修长的双腿,从小腿到大腿,继而到……

  「吃了饭没有?」风突然的说。

  「呀……」明一时接不上去,「本来打算去快餐店。」「要不要试我的厨艺?」

  「这里没有好的东西。」

  「那不要紧。」风随即走进厨房。

  一会儿,风真的弄了几个小菜出来,色香味俱不错,想不到放洋多年的她仍然能煮中国菜。同座用膳时使明有着家庭的感觉,风仿然添上几分少妇的柔美和闲熟。这股气氛似乎风亦感应得到,不时露出尴尬的笑容。

  饭后同用清茶,彼此从近况谈起,原来大家都不大快意,仍在寻寻觅觅。话题开始不着边际,气氛也变得轻松,说笑起来也有身体接触。

  风突然说:「第一次见面,以为你已经结了婚。」「哈哈,缘份还末到嘛。」

  「好的女孩子可不少,我看你要求太高了!」

  「其实你也不错。」

  一时间,四目交投,僵了一会,明凑过去吻向风,风欣然接受,明伸手轻抱风的纤腰,吻越来越烈,明吻向风的面颊、耳珠和颈项。风一直闭目享受,时刻发出欢乐的呻吟,细味每一份刺激。明的手开始探向风的胸部,隔着衣服捏了尖挺的乳房一下,风突然清醒过来,轻推开了明。

  「我不要……」风娇柔地说,「我不要在这里。」明抱风入房,一直热吻不休,明放下风在床上。

  风说:「还用急,先把窗帘拉上。」

  明如此做,回头时风已脱去上衣,仅剩乳罩,坐在床边,双手轻按床,脚微微合紧,眼神明媚,丝丝笑意,意态优雅迷人。

  明马上上前,把风抱入怀内,觉软若无骨,不敢用力太猛,轻抚柔滑玉背,四唇交接,开始时,慧风被动迎接,慢慢有了默契,时轻时重,你进我迎,风有用急促呼吸声来说明感受。

  明在风的乳房轻搓几下,虽然不大,但柔软而有弹性。风转过身,背向康明,明马上明白用意,解开乳罩扣子,除去最后障碍,此时,明的手可以更自由在风的乳间活动,乳头焉红而且翘起,想是没有太多性经验,双手把玩两个乳房,大小合适,细细扫了乳房下部几下,真是滑不留手,轻力按下,然后向上向外慢慢拖过,令风趐遍全身,可爱的小乳头越加硬挺,明很容易便采下了熟透的樱桃。

  再来一手,明的胸部轻轻顶向风的背,乳房更加挺出,快感越加强烈,风亦忍不住按在明的双手,要求不断的爱抚。将风越抱越紧,觉皮肤细滑,身驱软若无骨,彼此体温混和一起。

  风顺从地躺下来,明把风的短裤和小内裤一起褪去,展现眼前是块美妙桃源地,阴毛面积不广,整齐而细幼,不少已沾满了爱液,阴户饱满,中间夹着一线溪。

  明一面在脱衣,一面仔细欣赏每一个部份,风受不了这样目光,害羞起来,双手遮掩私处,道:「不给你看。」

  明不由分说,整个身体压下去,阳具刚好落在风的手。风道:「好热、好硬呀!」忍不住用手套弄,阳具更加暴涨,快要到爆发边缘。

  明那舍得就此了事,马上用手捉住风的手,把它按在头的两侧,冲口而出:

  「你的性感内衣折腾我一晚。」

  风马上意会,佻皮地说:「你偷看我换衣服。」「谁叫你不关好门?」

  「你不闯进来也算是个君子。」

  明心想:若不是电话及时响起,这个「君子」恐怕当不上。

  「你穿这内衣到底在等谁?」

  「你说我想勾引男人?」风想挣扎起床,一下子就被按下。

  「那就慢慢享受你。」

  风轻轻说:「我是你的。」

  明吻向风的樱桃小嘴,风全力逢迎,舌头也缠在一起,爱液互送。跟着进攻耳珠和颈,风在闭目享受,口中不断的呻吟,完全沈醉他俩的世外乐土。这时,明才放开风的手,风的手留在原位,紧抓着枕头,把整个身体毫无保留交出来。

  明用手指在风的乳头打圈,且慢且柔,风完全受落,乳头倾时翘起,明趁此时机一口尝下去,轻轻吸吮,舍不得弄痛完全奉献的慧风,手也在搓揉另一个乳房,口手同时得到至高无尚的享受。

  有了充份前戏,风亦发浪了,桃源洞内,流水淙淙,冲湿了外面的小丛林,内里痕痒难消,好丢下矜持,发号司令,「好痒,快进去。求求你!」明就提枪入洞,用膝盖将风的脚撑开,小穴翻开了,鲜嫩湿润,不得不马上入内一探,起初有点困难,再用手拨弄乳头,仿忽是一颗按纽,腿更张开,小穴完全开启,立时把整条肉棒送进去,内壁紧紧的、暖暖的、湿湿的,明开始抽送,或轻或重,或浅或深,每下力度恰到好处。

  慧风一步一步攀上仙境绝峰,不时浪叫,叫着好些下流粗鄙的俗话,腰枝随着冲刺摆动,全力逢迎,爱液更流得奔腾。

  湿润的小仙洞让康明干得更畅快,为了加强抽送,明用手撑起上身,可以看到风的面部表情,外在的痛快,却掩不到内里的无比快乐。其实,明亦非个中老手,再战几个回合,觉得快要泄了,于是加快节奏,争取最后仅余的欢娱。

  到爆发之前,正想抽出在外面丢,风立即用手抱紧明的腰,仿在哀求「别离开,在里面丢!」,明更加放心抽送。风被弄得双脚蹬直,头向后仰,牙关咬紧。

  未几,明抽紧腰,肉棒一挺,一股精液从中射出,两人携手达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