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坏小孩、魔法石跟校长】作者:portal
【坏小孩、魔法石跟校长】作者:portal
            坏小孩、魔法石跟校长


字数:10621字

  比利一直是个坏小孩。他并没有被父亲抛弃,也没有遭到母亲虐待,更从没被教堂的神父性骚扰。他天生就是这么样的邪恶,而且大概一出生就是这样。他把猫咪的爪子黏在一起,他在废弃的空屋纵火,他在幼儿园扯遍了所有女孩子的辫子。当女孩们长大到了不再绑辫子之后,他又在学校里公然扯她们的肩带。没什么别的原因,只为了好玩而已。如果在世界上,你觉得有一个人绝对不应该得到这个神奇的魔法石的话,那一定就是比利。但有时世事就是这样无常,一个像比利这样的十七岁孩子,却得到了这神奇的物品。

  帕梅拉?韩德森是比尔?柯林顿高中的校长,同时也是每一个爱恶作剧青少年的死对头。很不幸的,当地的教育政策并不允许她将比利永远踢出学校,除非她掌握到确实的证据,证明比利严重违反了校规。比利也很聪明地在校规边缘游走,不与学校正面冲突。

  直到现在。

  她穿着深蓝色、充满威严的套装,满脸笑意读着一份最近副校长帕特里克的报告。上面写着学校的保健室护士这一个星期以来收到了许多奇怪的抱怨,是从学校一些高年级与低年级的女生传来的,说有人骚扰她们,而比利的名字出现在这份报告当中。虽然报告中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他就是那个变态,但女孩们全部提到在事后她们都有看到他。奇怪的是虽然女孩们都确信自己遭到了某种程度的性骚扰,但却没有一个女孩能说清楚细节。韩德森小姐放下报告、慢慢地拿起了金框眼镜戴在鼻梁上,然后按下了桌上对讲机的按钮。

  「南西,到外面把他叫进来,然后你就可以去用中餐了。」

  几分钟之后,她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来,看着比利大摇大摆的走进校长室里,好像回到自己房间一样。想到他跟自己一样已经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她决定要把事情一次解决。比利穿着牛仔裤跟露出肚脐的黑色短T 恤。自从两年前他得到这件衣服以来,这一直是他最喜欢的打扮,只是他依然不停的在成长,当然他的心智除外。比利左右环顾了一下,找到了他惯坐的木头椅子,并微笑着发现办公桌并不足以完全遮住校长的裤袜。当他一个月以前坐在这张椅子听训的时候,趁校长在接电话的空档用小刀在椅子的把手上刻字。后来校长骂了他一顿并将小刀没收,但是自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发现了新的兴趣,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比利哪、比利,」她面带笑容、叹着气摇摇头:「这次我想你真的是有点过头了。」比利啪一声坐在椅子上,凝望着她今天刚在美容院整理好、亮棕色的头发。当她摇着头,比利微笑地欣赏那飘逸。「我想我『终于』逮到机会把你踢出去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再说什么,帕梅拉,」他说着用一只手摸着椅子把手上的刻痕,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

  「我最近一直表现良好,我是这么觉得的啦。没有引起任何打架,没有烧掉任何房子,校长,我甚至放过那些老师。」

  「原来是这样,可是,」她说着便沿着办公桌走出来,手上并拿着那份报告:「这可不是我听到的喔。」比利低下视线盯着她摆动的美腿。她总是不系腰带、穿着黑色的短裙。比利已经没办法确实记起他是何时开始注意到这类的事情,但既然开始了,他似乎就再也停不下来。年轻的、成熟的他都有兴趣,每一个女人对他来说都是既新鲜又刺激。除了在刚刚使用过的五到十分钟后以外,他的鸡巴似乎从来没有软下来过。在他得到那个新玩具之后,他已经用过『很多』次了。
  韩德森校长靠坐在办公桌边缘,翻阅着报告:「这个星期以来,已经有五份报告提到女学生遭到性骚扰,而这些事件的唯一共通点,就是她们在失去意识之前都记得曾看到『你』。」

  比利好像听到她说了些什么但他却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他正透过她蓝色的外套,盯着校长白色衬衫下鼓起的胸部。他猜那应该有40吧,那对奶子真的是很壮观。「啊?」他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一面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了某个东西。
  「我说,五个女孩遭到了性侵害,而她们都说『你』曾经出现在附近。」她从眼镜上方凝视着他:「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我跟那些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如果你谈到玛丽、珍妮、丹妮丝、莫妮卡跟安娜的话,我是曾经给她们看过我的魔法石。」比利甩动着手上一条用链子绑住、蓝色有点像大理石的东西:「她们都想要看看它,所以我就给她们看啦。」
  帕梅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报告用力的啪一声摔在膝盖上。「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情,比利,如果这份报告上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们甚至可以把你移送法办。」
  「什么?光是给她们看看我的魔法石难道也犯法了吗?」比利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从椅子站了起来,手中链子系住石头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摆动。

  「噢,那是千真万确的,比利。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就得要把你交给警察了。」她也跟着挺起身子看着她的学生。大约五呎十吋的身高让她一向充满威严,尤其是在教训不听话的学生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更多一点事实,而不是那些关于什么魔法石的鬼扯蛋。」

  比利一副受创的样子,或是说至少他装出一副受到伤害的样子:「那并不愚蠢,蜜拉,那真的很有效,」他边说边拿着链子将石头递到校长面前,让她仔细看的清楚。「真的是这样,它花了我二十块钱哪!」

  这位校长将手盖在脸上,不知道是应该大声笑出来还是该表示轻蔑:「真的喔,比利,我想我应该更认真一点。」她微微侧身将报告放回桌上,笑着说:「但对于你这一套把戏我早就已经受够了!我应该要直接把你送到警察局的,我只是想把你叫到这边,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可以……」

  当她回过身面对比利的时候,他伸出手在她面前前后摆动着那块石头。「让你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当我……」

  「……当我……」她的目光突然锁定在蓝色的石头上,那块漂亮的、闪烁者蓝光、轻轻摆动着的石头,就在她眼前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前后移动。「……当我……」她重复着,眼睛一眨也不眨,随着石头的方向移动。

  「看看那漂亮的蓝色,」比利看着她移动的目光,轻轻地在她耳边低语:「好漂亮的蓝色,是吧?」

  「好漂亮的蓝色……」她重复着,双臂慢慢的垂在身旁。「……真是漂亮的蓝色……」

  「你好喜欢这么漂亮的蓝色,你没办法将视线离开这么美丽的蓝色。」
  「……喜欢这么漂亮的蓝色……」她的嘴唇微微张开,仅能听到她模糊地重复着比利的话,她的呼吸也配合着石头摆动的频率逐渐平缓:「……看着这么美丽的蓝色……」

  几分钟之后,比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包括脖子、手臂、双腿都随着石头摆动的频率左右摇晃:「噢,帕梅拉,检讨一下你的行为。」他咯咯地笑着自言自语。

  比利将石头做了最后一次的摆动,接着将它收进了口袋里面。然后往前踏了一步,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猎物。当他将石头收起来之后,校长的眼睛就缓缓合上,然后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办公桌前。

  「嗯,接下来呢,接下来呢?」他一面邪恶地喃喃自语,一面锁上了办公室的门。「有这么多有趣的主意,却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时间。」

  他伸出一只手隔着衬衫握住了校长的乳房,然后微笑着看到她连睫毛都没动一下。「这二十块真是物超所值哪。」他得意地笑着说。

  「那么,帕梅拉,」他在她耳边低语:「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她的嘴唇微张,仅够发出一声低语:「是的。」她用气音回答。

  「酷。」他说着,还含住了她的耳垂:「现在呢,这位高高在上的女士,你将会服从我的一切指示,是吗?」

  「是的。」她顺从地回答。

  「很好。」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裤子。鸡巴就像他的理智一样喜欢这项娱乐,不知道为什么,这总是他最喜欢的部分。「首先呢,让我们先从几件事开始吧。」
  他伸手到校长的裙子下缘慢慢地将它撩起,一面说着:「不论何时你听到我说『美丽蓝魔石』的时候,你就会想起这块美丽的蓝色石头,然后回到如同这样的状态,明白吗?」

  「是的。」

  「除了一些我将要告诉你的话语之外,你不会记得在这种状态之下所发生的任何事情。」他将手伸进了她的两腿间,用手指轻抚着蜜穴。

  「是的。」

  「嗯。」他咕哝着将两根手指伸入了她的内裤。「接下来呢?」看着办公室墙上的匾额,他又想到一个主意了。

  「你几岁了?」

  「三十七。」

  「你上次跟男人做爱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大概两个月以前。」

  「仔细听着,」他靠的更近,在她耳边说着:「当你听到我说『发骚的潘蜜拉』,你就会恢复你本来下贱的本性,但你将会感觉到一股无法克制的欲望,那是你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那种感觉将会是非常、非常强烈,而你完全没有办法抗拒它。这种感觉就是当我说出『发骚的帕梅拉』之后,你将会用尽一切方法好让我舔你的蜜穴,直到你高潮为止。没错,你脑海里想到的,全部都是要怎样让这个调皮的比利来尝你的蜜穴,,好让你得到强烈的高潮。你明白吗?」

  「是的。」

  「而且当你一听到我说『下贱的帕梅拉』之后,你就会恢复原来的状态,而在这世界上你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让我舔你的蜜穴。但在这同一瞬间,你也会达到前所未有的美妙高潮,你将会无法克制自己在我的舌头上不停泄身,听清楚了吗?」

  「是的。」

  「太好了!」比利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一面走到窗边拉起了百叶窗。在得到这个魔法石之后,他已经做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但这个将是最有趣的,甚至比让丹妮丝帮凯文先生吹喇叭还要有趣。那个猪头一定会把他的化学成绩改成A 的。
  「我忘记带相机来,实在是太可惜了。」比利叹了口气,然后重新坐回椅子上,看着校长依然紧闭双眼、呆呆站在办公桌前,只有她的几撮头发在空调的冷风中缓缓飘动。「噢,没关系,以后总是会有机会的。」

  「天哪,你看起来真像个『发骚的帕梅拉』!」

  此时她的眼睛猛然睁开,发现自己差点就要倒在办公桌上了。当她双手向后把身体撑起,同时也让她的裙子掀到了膝盖以上的时候,比利努力克制自己不大声笑出来,「这到底是……?!」

  「天哪,小心点,帕梅拉,你应该不想摔坏什么重要的东西吧?」比利在椅子上得意洋洋地奚落着她。

  帕梅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同时将一只手覆盖在额头上:「我不知道……」
  「你刚刚正讲到要叫警察……」

  「对!」她摇摇头把另一只手伸向电话。「没错!」

  「嗯,我想我会怀念这边的。」比利边说边微笑着看环顾着这间办公室。「这里简直就像是我的另外一个家一样。」

  「呃……」当她的手碰到电话时,帕梅拉?安得森又将手盖回额头的另一只手上。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韩德森小姐?」比利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呃,没有。」她走到窗户旁边握住了冷气的遥控器:「只是这边有点热。」
  「噢,我还以为你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再『火热』了呢。」比利嘲弄地看着她抬起头望向冷气通风口:「我想这笑话已经是个无聊的冷笑话了……」

  「我搞不懂……」她不停的喃喃低语,呼吸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她脱掉了外套,把身体凑近了冷气口:「这样是不对的……是不对的……」

  「嗯,这边看起来是很有趣啦,但我是不是该要开始体验未来的牢狱生活啦?」比利微笑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突然脱口喊出一声:「不!!!」同时手一松让外套掉在地上。「我是说……」她凝视着比利,弯下腰把把外套捡起来,比利留意到她衬衫的领口上已经有些汗湿了。「你不是真的想去坐牢吧……是吗?」

  「这个嘛……」他插着腰停下脚步:「是你说要送我去坐牢的……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她迟疑地说着,一边转身把外套挂在椅子上,然后死盯着桌上的报告。她的左手不自主地从在腰上慢慢伸进去:「或许……」

  「或许什么?」他靠近了点。

  「或许……」她坐回到办公椅上,一手拿起了报告,另外一只手却消失在桌子后面:「我们不一定要这么做……」

  「你没事吧?」比利带着笑容把手撑在办公桌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或许……」她又开始喃喃自语,顺手把报告扔进后面的垃圾桶里……「我真不敢相信,我他妈的真是不敢相信。」她喘息着用双腿把椅子向后推,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不!我他妈的到底想在想什么呢!」她用双手遮盖住脸庞,裙子已经掀到了膝盖以上:「噢,天哪,我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啊!」

  比利向前握住了电话:「我也不知道,帕梅拉,或许我应该打电话给保健室的护士,好吗?」

  「好……」她喃喃自语着,同时两腿紧紧地交互摩擦着,她突然抬起头迎向比利的视线:「不!」

  「拜托,赶快下个决定好吗!」他带着一丝嘲讽坚定地说着,一边看着校长的眼睛:「你他妈的到底要我怎么做?」

  她的两只手掌盖住了鼻子跟嘴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的脸上逐渐浮出一层红晕,解开的长发披散在脸颊上。她紧张的吞了几口口水,紧闭的双眼中滑落出一滴眼泪:「到我的桌子底下。」她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比利嘻嘻笑着问。

  「我叫你立刻趴到这张混蛋桌子底下!」她突然把双手从脸上放下,然后掀起了裙子,并把腿张开了一点。

  比利后退了一步傻傻地望着她:「你到底要我到桌子底下做什么?」

  「我……」她开口说着,一只手又遮住了脸,另一手却伸到两腿间把内裤拉到一边:「我想要你……」

  「什么?」比利依然嘻嘻笑着问:「你需要我怎样?」

  「天哪,拜托你!!」她带着哭音把内裤拉的更开了:「你知道的……」
  「噢,我不知道。」

  「太过份了。」她低语着,边用手盖住了眼睛。

  「你他妈的到底要什么?」比利斜眼望着她:「你知道的,我只有高中一年级的程度,我听不懂那些新潮外国话。」

  「你明白的,用你的舌头……」她向后挪了一点,让双腿分的更开,一脚的膝盖已经碰到了桌子边缘。

  「你要我用舌头舔哪里?说清楚点!」

  「噢,天哪,这里。」她用膝盖顶着桌子又向后躺了一点,伸出一只手指抚摸着下身毛茸茸的部位:「我的阴部。」

  「噢,拜托,这么深奥的字眼。」比利嘲弄着说:「用英文,好吗?」
  「我的蜜穴,可以吗……」她终于哭了出来:「我想要你来舔我的蜜穴!」
  她一只手已经在股间搓弄,另一手紧紧盖住了双眼,眼泪从指缝间中渗透出来。

  比利又坐回椅子上:「恶!」他做作地摆动双手:「在学校里有一半的女生为我的鸡巴疯狂,而你竟然要我舔那个又老又皱的蜜穴?」

  「求求你!」她哀求着,泪珠不停的向下滑落:「你一定得这么做!」她稍稍坐正了点,原本遮住脸的手颤抖着突然指向比利。

  比利沈思地向下看着自己的裤档:「嗯,我不要,帕梅拉,这样子对我太不公平了。」

  「噢,天哪,求求你,我真的很想要!」她的双腿很快地合了起来,把一只手紧紧夹在当中,然后抬起头用乞求的眼光望着比利,她的鞋子随着掉落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这样子喔,」比利想了想之后大声说:「可是我现在对这个提议没什么兴致。」他摇摇头:「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能就这样走到一个人面前,一点准备的动作也没有,然后就直接要他舔你的蜜穴,是不是呢?」

  比利向办公桌靠近了一点,满意地看到她的腿又再度张开:「我是说,当你想要得到一个男人,你总是得先下点功夫,在你走向他、要求他为你舔蜜穴之前,你总是要先让他放松一下。」他摆摆手,然后指着她的衬衫:「『至少』让我看看你的奶子吧。」

  她的手抓住了领口:「不!」她脱口说出:「……我是说,只要……求求你,只要……你知道的……」更多的头发披散开来,同时她的脖子也开始出汗了。
  比利依旧惬意地坐在桌子上:「你真是一点做人处世的道理都不懂,你不是老师吗?首先呢,先解开衬衫,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奶子。接下来说不定我就会考虑一下舔你的蜜穴。」

  她突然之间猛然坐起身来把手伸向比利,整个头发已经将她的脸完全遮住了:「听着,你这个混蛋。我已经尽量好言好语的跟你说了!」她怒吼着:「现在给我乖乖的舔这个蜜穴!」她跳上办公桌双腿分开跪在上面,桌面上的文件、办公用品散落了一地,双手抓着比利的头与肩膀,比利吓了一跳跌坐在地板上,她趁机两腿分开站在他身前,不经意间把那张有她微笑的丈夫跟两个女儿的照片踢落在地板上。

  身为一个恶劣的男孩,比利可说是身经百战,即使是势如疯虎的校长也没办法强迫他。在经过一阵子的剧烈挣扎之后,她终于跨坐在比利的腰上,但比利的手臂环绕住她的腿,令她仅能前进坐到他的胸口就无法再向前一步。最后她终于放弃了,挫败地趴在比利身上,下半身的裙子已经掀到了腰际,一头长发披散在两个人的身上。「拜托,求你舔我的蜜穴。」她低声哀求着。

  「作梦!」他坚定地回答:「除非你先让我看看你的奶子。」仿佛是为了强调他的立场,比利的手从后方伸进了裙子揉捏着她的臀肉。

  静静地、非常缓慢地,她低垂着头把一只手伸到衬衫的扣子上开始逐一解开。然后她解开了胸罩的钩子,让衬衫敞开了一下子然后立刻就合了起来,双手紧紧地交叉在胸前。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比利嘲笑着:「我甚至只看到那些老旧的玩意儿几秒钟而已。你最好再改进一点,帕梅拉。」

  「……求求你……」她再度精疲力尽地低声哀求:「只舔我的蜜穴就好了。」已经有几道汗水顺着她的脖子流到胸部上,让衬衫也越来越湿了。她的双眼紧闭,两条淡淡睫毛膏的痕迹出现在脸颊上。「我想你没听清楚我的话,老师。」
  比利抬起食指戳着她的脸颊:「现在让我好好的看看你那不怎么年轻的奶子!」
  眼睛依旧紧闭着,帕梅拉?韩德森缓缓地把手放下,高耸的胸部从半解的内衣上露了出来,闪烁着水光的乳头在冷气空调中逐渐发硬。

  「你看,这其实并不难嘛,是吧?」比利嘲弄着并用手指揉捏着一个乳头:「嘻嘻嘻,我想这应该够『硬』了吧。」他用轻蔑的态度大声笑着说:「还没开始下垂嘛,对一个中年老妈子来说真是太不合适了。」

  她试着把臀部向比利的胸口移动,但比利抓住了她的小腿让她跌落在他胸口,胸部仅仅压着他的头。「……帮我舔吧……」她低语着。

  「……唔唔唔……我先……唔唔唔……」当比利将一个乳头含进嘴里,从她身下传来了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立刻哭着把身体向后缩。「嘿,这不公平!」比利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说着,并且又开始揉捏着她的屁股。

  聚集了全部残余的力量,她挣脱了比利的掌握用半蹲的姿势爬到他的胸口,将他的双手紧紧压在膝盖下,毛茸茸的黑森林抵住他的下巴。「噢噢噢!」比利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舔它!!」她气喘吁吁地喊着,一手扯开了自己的内裤,另一手则抓着比利的头发。

  「呜呜呜!」比利回应是紧闭着嘴巴,猛然弓起身体试着抽出一只手。他成功地握住了一只跳动的乳房。

  她压低身子让蜜穴紧抵住比利的鼻子,双手抵御着比利在她胸部上肆虐的魔掌:「快舔!」她命令道,然后调整姿势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比利的脸上,当感觉到比利的嘴唇接触到蜜穴时,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甜蜜的叹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她将双手盖在脸上闭起了眼睛。在刚刚的挣扎过程当中,明亮的办公桌倒影里反射出她污秽不堪的脸庞,于是她试着用手指清洁着眼眶四周的眼影。

  然后她开始呻吟。

  突然之间,比利又用力拱起身体抽出了另外一只手抓着她的腿阻止她:「操,帕梅拉,你那边就像是沙漠一样干燥,」他突然开口:「玩一下你的奶子,或用手指在这边玩弄一下,或是作点任何会有帮助的事情!」

  她一手仍然盖在脸上,另一手却缓缓地轻抚过毛茸茸的肉缝。「噢,拜托,帕梅拉,你可以做得更有诚意一点吧!」他警告着:「我想要看到你玩弄自己的乳头。」

  「噢……不……别这样……」她一开口就被打断。

  「听着,老师,我就是要你这样,」他说着边用舌头轻扫过肉缝:「你最好让我高兴点,不然我就拍拍屁股闪人。」

  她啜泣了一声,一只手乖乖握住乳房,另一手继续在下体的黑森林上爱抚。
  当比利的舌头又开始移动时,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轻喘了几口气。

  「把眼睛睁开!!」他又停止动作:「配上脸上的睫毛膏,你看起来真是有够骚的。」当比利继续动作,她又颤抖着呻吟了起来。她紧咬住下唇,努力装出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来面对比利在自己下体跟脸上来回扫瞄的视线。

  但不久她又开始呻吟。

  「噢……这样好多啦,」比利望着她,舌尖已经察觉到爱液泛滥:「继续玩弄,这样子轻松多了。」他将一只手指放到蜜穴里慢慢抽送:「这个恶心的臭骚穴现在越来越湿了。」

  「求求你……不要……」她的话又立刻被打断。

  「什么,你不喜欢这种说法吗?」他又停下动作:「我告诉你好了,老师,这种讲话方式是最容易让你兴奋的。」他又舔了一下蜜穴:「让我们一起来吧,好吗?」

  「噢,求求你,不要……」她再度以手遮面,闭上了眼睛。

  「噢,要的。」他戏弄地又舔了一下肉珠:「告诉我,你有多么喜欢我吃你的臭骚穴。」

  「我,呃……」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停止喔……」他说着便把手指拔出挡在嘴前。

  「不要!拜托……我……我喜欢,我是说,感觉很……噢,天哪,不要……求求你……」她急促地喘了几下,最后深吸了一口气。

  「我……我喜欢你吃我的……蜜穴。」

  他品尝了一下嘴唇上的味道,轻蔑地揉弄着一个乳头:「听起来没什么诚意,老师,再试一次。」

  「我喜欢让你吃我的……蜜穴。」

  「又老又臭的骚穴。」他又舔了一下肉珠。

  「我喜欢你舔我的臭骚穴。」

  「这样好多啦。」比利又把头埋入两腿间。

  她继续呻吟。

  比利挪动身体调整姿势,将手从背后伸向她的后颈。当比利碰触着耳垂的时候,她不禁颤抖了起来。接着比利抓着头发,强迫她把头低下来:「现在呢,你该这样做了,老师。」他轻声低语着,同时舌头也不断地舔弄着:「你让我亢奋了。」

  她突然抗拒着要把头抬起来,但比利却用力扯住头发并停下了嘴里的动作。
  比利将另一手从蜜穴中拔了出来,并粗鲁地将手指上的爱液抹在她的手臂,然后握着她的手向后扯,说:「起来。」

  她立刻将双手盖在脸上:「不……求求你别……」比利将她的一只手拉开,此时她已经开始泪流满面:「我……我不能……」

  「你当然可以的,」他嘲弄地说:「而且你一定会!」比利再度将她的手架到背后,并重新开始舔着她湿透的蜜穴。

  她一面擦着眼泪一面摸索着解开裤子的拉炼,当她伸到裤子里掏出他的肉棒时,比利慢慢地舔着蜜穴边缘,试着给她一点更多的鼓励。像他这样恶劣的坏小孩,当然是从来不穿内裤的,这样子让他行动更方便。当比利感觉到鸡巴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给予她更多奖励。比利将手指放入蜜穴又拔出地反复抽送,越戳越深。当比利的舌头温柔地舔着蜜穴时,她的下体立刻一片汪洋。
  她随着比利的动作不停地呻吟着。

  慢慢地比利感觉到她的身体逐渐松弛,先从脚开始,接下来是腹部、手臂,最后是脖子。她的头也随着前倾,长发将整张脸都盖住了。连串的汗珠顺着发尖流到乳房上,蓄积了一会儿又继续流向小腹。她开始主动配合比利的动作。
  比利一面挑逗一面留意着校长的反应。她的双眼紧闭,喘息的频率完全配合着他舔啄的动作,两颗肉球脱离了内衣剧烈地上下起伏,敞开的衬衫被汗水溽湿紧贴在肩膀上,闪烁的汗珠顺着发尖向下直流。她的眼眶周围的睫毛膏早已消失,只留下脸颊上斑驳的痕迹,并且全身上下都泛着一层红晕。她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意志,只剩下软软、下意识地配合。比利满意的微笑着。

  她突然放开比利绷紧了身体,双手捂着脸发出了大声的喘息。比利将一只手指深深插入,并让另一手从背后戳入了她的屁眼。

  她又呻吟了起来。

  当她剧烈地抽慉时,比利舔了舔嘴唇。她大口吸气向后仰,上半身拱成圆弧状,丰满的乳房猛烈晃动着,双腿紧紧夹着比利的脸和肩膀。比利挂着狡猾的笑容,熟练地将她的头扯回来。

  「噢,我们现在还没办法让你泄身,是吗,『下贱的帕梅拉』?」比利猛然环抱住她的腰际,两支手指深深地插进屁眼,并紧紧吸住最敏感的那一点。
  比利得到的反应是立即的。她的眼睛突然睁开并猛吸了一口气,颤抖的脸颊上瞳孔逐渐有了焦距,她抬起头来张大了嘴巴:「比利!?」她先发出了一阵哀嚎,接着大声尖叫:「什么!!!」

  「什……什……操……不……不……」她摇着头、双腿猛力挣扎想要逃离,但比利却紧紧抓着她,舌头不断吸舔,并将手指更深入屁眼。「天哪,不不不!」她的手先是遮掩自己的胸部,然后盖回脸上,接着又用力想将比利的头推开。
  「不行……不……不……噢,他妈的……」当她紧掐着指甲、张开嘴高声抗议时,立刻被一连串的抽搐打断:「噢、不不不不不不!」

  从最初的奋力挣扎,她现在已经彻底被传来的极度快感淹没,耳中听到只有自己野兽般的淫叫声,盖过了比利努力压抑的笑声。即使是在这个时候,比利的视线也从没有离开过她,如果她有注意的话,就会发现比利的眼神泄漏出他的心里正在捧腹大笑。

  经过了两分钟之久,高潮总算结束。她已经完全筋疲力尽,全身发软地倒在比利身上。比利慢慢从啜泣的校长身下爬出,用她的衬衫将满布在衣服、脸上的蜜汁与汗水擦去。

  「你……这个变态……混涨……」她喘息着勉强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比利轻笑着,用衬衫把鸡巴擦干净后扔回她身上:「噢,比起我『尚未』对你做的,这还算小意思啦。」

  她挺直了身体,用手环抱着胸部强硬地坐了起来:「噢,是吗,那就让我们走着瞧吧!」

  「你想要跟我来真的,是不是啊?」比利傲慢地笑着梳理头发。

  「等我喘过气来你就知道了,等着瞧吧,混帐!」她说着准备站起身来。
  「好吧,如果你打算要这样的话,我想我和『美丽蓝魔石』一定会努力对抗你的。」

  「……美丽蓝魔石……」她摇摇晃晃地重复着。

  「噢,帕梅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他咯咯笑着环顾办公室:「嗯,对了,就是这样。」

  比利弯下腰拾起了她的全家福照片放在桌上:「这样子好了,老师。每当你跟高一的女学生独处的时候,你会突然感到一股欲望,想要舔她的蜜穴、让她泄身。这是你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假如她不愿意让你舔蜜穴的话,这种欲望将会更加强烈,尤其是当她抗拒你的时候。越幼齿的妹妹她的蜜穴就越诱人,你明白吗?」。

  「明白。」

  「很好,重复一遍。」

  「每次当我跟高一女学生独处的时候,我就会无法抑制地想要舔她的蜜穴、让她泄身。这是我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事情,而且假如她不愿意的话,这种欲望会更强烈,尤其是当她抗拒我的时候。」

  比利又瞄了一下全家福:「你的两个女儿几岁了?」

  「十三岁跟十岁。」

  「太好了。」

  比利看看四周叹口气说:「你有其它备用的衣服在这边吗?」

  「我有在衣柜里放一件外套。」

  「很好,穿上外套,留张字条给你的秘书,说你今天不太舒服,下午要请假回家。」

  「是。」她回答道,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向衣柜。

  比利先看了看照片,然后看着她走出办公室的背影,耸耸肩。

  坏小孩的任务是永远无法结束的。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落花无音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