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离夏和爸爸】(5.1-5.3)【作者:13691058106】
【离夏和爸爸】(5.1-5.3)【作者:13691058106】
字数:80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以往的回忆01

  就在闺女呱呱坠地降生的那一刻,老离的眼睛已经淌出了泪水,在夏夏五岁之前。都是老离洗澡,擦屁股。谁也没有设么特殊的想法。夏夏和爸爸一起洗澡时。除了有些奇怪自己尿尿的地方怎么和爸爸的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当然他更不知道男人的这个东西。除了尿尿之外。还有其他更好更重要的功能。
  甚至自己还站直尿了两回。结果都把裤子尿湿了。还挨了母亲的训斥。夏夏十岁之前一直是和父亲一起洗澡的。那时候的离夏根本就没有性的观念。有时候处于好奇。还用小手去摸摸爸爸的东西。而老离对女儿也没有邪念。那个东西一直是耷拉着的。只是为了雅观。后来才在腰里围上了一条毛巾。

  到了女儿十一二岁时。女儿的胸脯开始发育。有些鼓了起来。两腿间也有了变化。不仅是有些鼓。样子也好看了。十分诱人。老离的家伙有时候就挺起来了。腰间的毛巾就换成了浴巾。虽然老离还会搂抱女儿。可是再也不敢摸闺女的阴部了。自然也就不再帮他洗那地方。闺女不懂。说自己洗不干净。闹着要老离帮他洗。老离被闺女纠缠不过。只好帮他洗了几次。

  摸着闺女幼嫩又软向上鼓起的肌肤。虽然感觉很好。可是老离的心脏确是扑通扑通的紧跳。闹的老离的脸上也是红红的。每当这时候。离夏就用小小的手指头刮着老离的脸。笑着大叫。哈哈。爸爸害羞了。爸爸害羞了到了离夏十三岁那一年。闺女的身子发育的很快。尤其是性的特征。胸脯鼓鼓的。也有了体型。这回夏夏就不在和爸爸一起洗澡了。

  他上了初中以后。有了生理卫生课。对性和性器官有了了解。初二夏夏来了月经。这方面懂得就更多了。虽然夏夏不再和爸爸一起洗澡了。可是他还是喜欢腻在爸爸的怀里。让爸爸的两手搂在她的小腹揉摸。揉摸够了。无论是向上或者向下。他都喜欢。老离当然总是把手向上移动。抚摸在女儿刚刚发育的乳房上。从十五六岁一直到夏夏结婚前。夏夏乳房的发育。可都是在老离的见证下成长的。
  不少次夏夏还让爸爸把手伸到自己的衬衣里。隔着乳罩揉摸。曾经有几次妈妈睡觉了。爸爸摸得性起。竟然把女儿的乳罩推到上面。直接摸起了那嫩嫩的肌肤和翘翘的乳头。嘿嘿。这种感觉可是和隔着乳罩没法比的。让老离不忍松手。
  摸了许久之后。女儿见爸爸还是摸上没完。羞得满脸通红。又怕被妈妈发现。推开爸爸的手就跑回自己的屋里去了。当然在爸爸揉摸乳房的过程中。夏夏也很舒服。也很享受。要不然他怎么那么喜欢让爸爸揉摸。总是拉着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胸脯上。主动地让爸爸摸呢。他一定也喜欢爸爸的手直接摸她乳房的肌肤。一开始夏夏的手并没有拒绝爸爸直接摸她的乳房。只不过是后来害怕被妈妈发现。他才跑开的。

  也有几次是从小腹向下。都是因为老离喝多了酒。迷迷糊糊的摸下去的。一是被爸爸摸得舒服。不想挣脱。二是想挣脱。又被爸爸搂的很紧。挣脱不开。
  只好由着爸爸所为。直到爸爸把手松开。有两次下面都被爸爸摸出了水水。离夏那个羞啊。幸好这些事情妈妈都不知道。成了父女二人永远的秘密。这些不能说对后来夏夏和公爹的偷情通奸行为。没有一点影响吧大梦初醒,一切都是真实存在而通过梦境虚幻而成的,都是那么美好,让人一生难以忘怀。

  小区内,已经朦胧见到了一些亮光,撩开了窗帘,老离隔着窗子注视着外面的情景,阴雨天的暗涩,被阻碍在玻璃上的视线,这四十年来的往事,便渐渐从他的心田里流泻出来。

  回身依靠在床被上,老离一手托着烟缸,一手夹持着香烟,沉思着,即便是从那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但往事依旧历历在目,让他如数家珍,心也禁不住再次波动了起来……「爸爸,你看我的考试成绩。」闺女欢快地举着考试试卷迎了过来,一头扎在了离响的怀里。

  「快给爸爸看看,哎呦,好闺女,又考了双百,爸爸好好疼疼你。」说着话,离响展开双臂抱起了闺女,在她稚嫩光滑的脸蛋上亲个没完没了的,让一旁的乔颖彤都禁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四五岁的儿子见了,小跑到近前跟着起哄道。「我也要,我也要抱抱。」。
  离响看了看儿子,笑呵呵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刚要说话,便被闺女给抢了白。「小弟,姐姐跟你玩,好不好。」。

  儿子拍着手掌叫道。「好啊好啊,姐姐陪着我喽。」劳累了一天,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离响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看着一旁的娇妻幼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这人呀,一高兴难免就要多喝两口,就在离响喝到第二杯的时候,妻子乔颖彤便撅起了嘴,脸也板了起来。

  见状,离响心知妻子不高兴了,未等妻子开口说话,便急忙讲了起来。「颖彤。啊。今儿个夏夏考了好成绩了,呵呵,你看我是不是,呵呵。」乔颖彤沉着脸说道。「喝多了误事,你给我…」见妈妈脸上不高兴了,小离夏急忙起身说道。「妈妈,难得爸爸高兴,您就让他多喝一点吧!」说完,便凑到爸爸近前,对着离响说道。「爸爸,妈妈也是为了您好,少喝点。」

  见闺女如此乖巧懂事,压在头顶上的乌霾一扫而空,离响的心里立时便敞亮了起来,把闺女抱在了腿上,离响上来就亲了一大口,然后冲着乔颖彤说道。「听咱闺女的,哈哈,听我闺女的。」乔颖彤见离响把闺女支在了身前,无奈地翻着白眼,笑骂了一声道。「你个没正行的,每次都让你闺女给你当挡箭牌,早晚吃亏在这酒上,哼。」「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

  「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

  「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一晃。闺女已经二十出头了,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她这年纪,和颖彤年轻时越发神似了,长得真俊。听到闺女的劝说,离响瞅着自家的姑娘,越看越心爱不说,有了挡箭牌,还怕妻子的管束不成。喝酒,心里一定,离响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丈夫可真没少喝了,担心他的身体,乔颖彤斥责道。「你姑娘都把你给惯坏了,这岁数不会少喝点嘛,成天让我嘟哝个不停,乐意听是吗?」见母亲低沉着脸,已经成年的离夏一把抢过了父亲手中的酒杯,笑着冲母亲说道。「妈妈,您别生气了,别因为一点小事影响夫妻感情,爸,您也少喝点吧,还不快跟妈妈道歉。」酒杯被姑娘抢了过去,离响笑道。「夏夏,这才第二杯酒啊…老婆大人,下不为例,呵呵,下不为例。」怕妻子纠结个没完没了,离响只得作揖告饶。
  「你呀,就是不听我的话,这岁数不比年轻了,还…你呀,都让你姑娘宠坏了。」话说到一半,乔颖彤便看到自家姑娘把酒杯递给了老伴,当着妈妈的面,老离便把姑娘一把搂到了怀里,依旧是老样子,对着闺女亲来亲去的,还在身上乱摸。哪像是个当父亲的样子。姑娘也是。都二十多了。被父亲搂着乱摸。也不感觉害臊当着妻子的面。把闺女亲得面红耳赤,离响这才心满意足,他冲妻子笑着说道。「哈哈,我的姑娘不疼我疼谁啊,是不是啊夏夏。」离夏看了看妈妈,又看看爸爸,在离响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娇羞地喊了一声道。「爸。」随即小跑着,逃回了房间。

  见闺女害羞了,离响乐得哈哈大笑起来,惹得一旁的乔颖彤瞪起了大眼,无奈地说道。「越来越不像个父亲了,也不知羞,咱姑娘再过二年就大学毕业了,可是该到谈婚论嫁的岁数了…你呀,我真拿你没辙了。」…逝去的光阴,一去而不复返,零星的片段深埋在脑子中,这一刻,它便如同电影碟机,回放的过程里,再现了老离年青岁月的喜怒哀乐,但是,就算是时常被妻子管束埋怨,老离依旧乐此不疲,因为他知道,妻子对他好。

  每每回味着妻子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老离的心里便豪情万丈,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依旧还能像年轻时那样,让妻子获得高潮快感;每每思及到老伴。一双手叉腰怒吼时的姿态,多半也是因为自己醉酒的缘故,老离的脸上又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她是为我担忧才那样的,哎,还想再听听颖彤的声音啊。

  「老离,你又喝多啦!」

  「老离,你还知道回家啊!」

  「他爸,以后别委屈了自己,这辈子,我管束的你太严了,没有闺女那样体贴心疼你,我走之后,你要善待自己,别委屈了自己,答应我!」……心中挂念起故去的老伴,泪水再次浸湿了老离的眼角,妻子乔颖彤的音容笑貌印刻在离响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让原本已经走出了伤感世界的老离又禁不住留下了两行浑浊的泪水。

  人生,几十年匆匆而过,竟然在眨眼间便过去了,让人好不唏嘘慨叹。如今已到迟暮之年,垂垂老矣,虽说看透了世间百态,可老离的心里依旧无法真正地放下,就在他沉溺于思念亡妻,无法自拔之时,眼睛猛然睁大,随后喃喃自语道。「颖彤,难道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第五章以往的回忆。02。

  眼前的场景换了又换,离夏慢慢的长大。十五六岁时。还总是喜欢依偎在老离的怀里。任老离在她的身上揉摸。直到离夏出嫁。一幕幕暧昧的情景。在老离的脑海里回荡。睡梦中,老离恍惚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心里多少也明白妻子已经故去,但此刻身在梦里可由不得他去选择,不说那种似真似幻的感觉,单单是能够跟妻子再次团圆,就已经让老离的心里滚烫了起来,慢慢的。

  妻子的身影又变幻成了闺女。自己和闺女赤裸着身体搂抱在一起。自己的大手抚在闺女的硕大乳房上揉弄着。一只手伸到了闺女的下面。抚摸闺女的阴部。还把手指伸进了闺女的阴道口里。就差直接把硬挺的鸡巴插进阴道里了。那可是自己的亲闺女啊。虽然闺女并没有责怪自己。老离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呀。每当冷静下来。理智回到脑中。老离都不由得很是愧疚那还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

  洗过了澡,离夏换了一身夏凉装,套上肉色丝袜本打算出去走走,炎热的夏天本就没什么食欲,窝在家里又不能和宗建碰面,还有一个礼拜离夏就要和魏宗建结婚了,虽说爸爸嘴上不说什么,可离夏还是从他那脸上寻摸出一丝不舍的味道,这不,他又在闷头喝酒,妈妈的唠叨似乎都不在乎了。

  「妈妈,您让爸爸喝点吧,他工作一天也该放松放松了。爸,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喝得晕晕乎乎的对身体也不好啊!」见妈妈板着脸,离夏估摸着爸爸肯定又没少喝了,不然的话,妈妈绝以不会唠叨个没完没了。

  走出卧室,离夏便看到爸爸端着酒杯正在吧唧着嘴,刚说两句话,外面的门便响了起来,妈妈起身开门,只见她说笑了两句便从屋子里走了出去,临关门时还念叨着「老离啊,别等我回来时还看到你喝酒,知道吗?」

  爸爸有些唯唯诺诺,他扫着妈妈的背影,直到房门关闭。见妈妈走开不再影响,爸爸便抄起了酒瓶想再给自己倒满一杯白酒,见状,离夏疾步上前抢过了爸爸的酒杯,嘟起小嘴说道「您呀,以后少喝点酒。」爸爸的眼睛发红,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嘴里嗫嚅着喃喃道「儿大不由爷啊!」声音有些发沉,飘飘忽忽地便传进了离夏的耳朵里,见他心情有些沉闷,离夏便拿起了酒杯凑近了爸爸身旁,冲他说道「您别那样…让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爸爸转而一笑,拉着离夏的手说「闺女,跟爸喝点吧,以后想要再喝,得是你抽空回娘家才能有时间啊!」说着说着爸爸便把头撇了过去,说的离夏心里那叫一个难受,最近这段时间或许是临近了她的婚期,总感觉爸爸有些酗酒,频频听到妈妈的责怪声。哎,老爸,您每次都喝得晕晕乎乎的,以后您少喝点就是了,偏喜欢听妈妈唠叨。

  给爸爸的酒杯里斟满了酒,知道爸爸心里又难过了,离夏便强颜欢笑地哄他「闺女可给您倒满了」,说着话,离夏便试着浅浅地抿了一口。

  辛辣的白酒只是闻闻便非常呛鼻,酒一入口便烧得嘴里和心里连成了一片,火烧火燎的很不是滋味。不断咳嗽着,离夏那杏核大眼都呛出了眼泪。

  「吃口菜吧!」一双夹着菜肴的筷子递到了离夏的眼前,抹着眼角的泪花便听到爸爸那慈厚的声音,离夏凝视着爸爸那张熟悉的脸,分明在那双炯红的眼睛看到了一丝湿痕。

  「还以为是红酒呢?喝那么猛!吃口菜压压吧!」带着关爱,离夏顺从地张开了嘴巴,像小时候依偎在爸爸的身边一样,等他把菜送到自己的嘴里,轻轻张开只咀嚼两口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爸爸顺势把离夏抱在了怀里,嘴里一个劲儿地唠叨着「吃饭还笑,听话,别噎着!」就那样子被爸爸揽在怀里,离夏都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二十四五的大姑娘了,但闺女坐在爸爸腿上,又没有外人,何况妈妈都不说什么,别人谁还能说三道四啊!感受着爸爸身上火热而又浓郁的气息,离夏的心里感觉特别踏实,轻抹着爸爸的眼角,便听他说「来。再跟爸爸喝一口。」为什么这酒放在杯子里特别呛人,在爸爸身上反而感觉又不一样呢!离夏也说不清楚这里面的意思,只是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见爸爸把酒杯送到自己嘴边,离夏便顺从地张开了嘴。
  果然还是辛辣无比,味道一点没变。轻声咳嗽着,离夏冲着爸爸娇嗔着说「辣——」,爸爸拿着酒杯也抿了一口,放下酒杯时,摆正双腿的时候双手搂紧了离夏的腰,冲她说「闺女,人生就是酸甜苦辣过来的啊,哎…你小的时候,人家聘闺女时落泪的样子,当时我还笑话呢,现在可好,轮到我了…」听爸爸的口气又有些孤寂,离夏便圈住他的脖子说「闺女要嫁人了,您该高兴才对呀!」
  不知不觉间。离夏已经陪着爸爸喝下了两杯。而且是爸爸喝得少。离夏喝的多爸爸的胳膊圈着自己的腰腿,腾出手后便拍打着自己的大腿,感觉就像小时候在轰赶蚊虫,那亲切的味道永远不变,总是陪伴着自己围绕在身边。那动作、那神情,一直到现在还是那样。

  但见爸爸沉默过后轻轻咀嚼「这世界上,所有的父亲都是跟女儿最亲。这些年甭管是谁,只要一提到聘姑娘,我从心里就别扭,舍不得啊…」知道爸爸心里舍不得自己,离夏慢慢地把脸靠了过去,紧贴着他那温热的脸颊,架不住酸酸的心里,流着泪冲爸爸说「以后我常回来看您,我也舍不得您」,不断摩挲着爸爸的脸,他把自己搂得更紧了,似乎害怕这一松手便从此天涯海角,永难见面。
  那一杯杯的酒都被喝干了,而且大部分都进入了离夏的肚中。爸爸又倒了一杯,虽然不愿,但离夏没再阻拦。坐在他的怀里,倾听着爸爸的心跳、感受着爸爸的呼吸,离夏的脑袋便渐渐有些发沉,估计此时自己的脸上也是红成了一片。此时离夏的思维已经有些模糊了。为了不让爸爸喝醉。离夏又抢着把大半杯喝到了自己的肚里。强撑着洗过澡的身体在酒后的燥热下使离夏的身体又渗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不得不把上衣脱掉,敞开透透空气。

  耳边痒痒地传来爸爸的声音「大晚上的,还要出去吗?别去啦,陪陪爸爸。」大腿上的丝袜被爸爸反复揉捏,揉得离夏心乱如麻,他可能错认为自己要去见宗建,本就约好结婚前先不见面的,这喝了酒的身子都软啦,哪还迈得动步子。
  离夏和爸爸一样满嘴酒气,意识也有些混乱,冲着爸爸娇喊着「爸,热。」随后离夏亲着爸爸的脸,小声跟他说着,让他放心,自己会永远陪着他的。
  感觉爸爸明显喝得也有些多了,他把自己紧紧抱在怀里,起身时一个趔趄,但很快就调整好了步子,嘴里一个劲儿地安慰自己说「身上都湿了,身上都湿了,凉快凉快。」离夏睁开迷醉的眼睛扫视着,感觉整个屋子都在晃动,随后终于躺倒下来,耳边传来父亲沉重的呼吸,忽觉裙子一紧。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五章以往的回忆03

  这年头,不管春夏秋冬,大街小巷穿丝袜的女人简直多如牛毛,别看这县城不大,但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爱美之人越来越胆大起来,有时候都不顾温度,大冬天都穿着丝袜出来,装扮着城市,迷惑着男人。沉迷或者说是喜欢上女人的丝袜,这话要说也有了快二十年的时间了,从一开始的长腿袜,后期出现加厚丝袜到现如今的超薄款式,老离在闺女的腿上见证了这一切的变化,对他来说,这或许叫做丝袜情缘,跟闺女之间的丝袜爱恋,直追溯到多年前的那个夏夜。
  十四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当时闺女出嫁在即,老离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说实话,聘闺女出门子,犹如剜心一样,一刀刀在割着他身上的肉,但又没法阻止,也不能阻止闺女的幸福。借酒浇愁,老离实在不知道后面那一个礼拜的时间该如何度过了。

  也是炎热的夏天,情况和现在一样。老离现在仍记忆犹新,那天晚饭后老伴出去了。老离因为心里郁闷。还在喝着酒。离夏也来陪着爸爸喝了很多白酒。勉强洗浴之后。被爸爸搂抱着坐在沙发上。实在忍不住酒精的拿捏。

  迷糊在爸爸的怀里。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出了那个「热」字,。听到闺女说热。老离知道闺女酒喝多了。看着闺女性感的身子。心里有些性冲动。酒精让他心生邪念。当时,他便义无反顾地抱起闺女来到了卧室,把他放在大床上。把她的裙子从腰间撩了起来。盖在她的脸上。闺女还是迷迷糊糊的。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闺女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不断冲击着老离已经猩红的眼睛,摆在他眼前的这对泛着亮光的两条玉柱。曾不止一次被他看过、摸过,揉搓过。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看着闺女颀长充满活力的大腿,老离把手搭在了上面。

  「嗯。热。我热。」

  耳边又想起了闺女嘤咛而带着醉醺醺的声音,隔着丝袜看着闺女那欲盖弥彰的神秘三角地带,格外让老离性欲旺盛。老离毅然决然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袜腰,一把给它连同丁字裤一起拽了下来。闺女迷迷糊糊的。已经没有能力阻止处女鲜红的肉穴。紧密地闭合着,老离不知道闺女有没有跟那个叫魏宗建的小伙子,也就是即将成为自己姑爷的男人发生过关系,一想到一个礼拜之后的事情,老离的心里除了不舍和郁闷,当时又多了一层嫉妒。

  试想一下,养了二十多年的闺女,尤其是这个一直和自己暧昧。和自己亲近。让自己牵肠挂肚的闺女。一朝便要跑到别人家中去生活,当爹的心里会怎么想?心里那股憋屈。实在无处倾诉,各种情感一下子倾泻出来,涌上了心头。老离又把女儿的裙子从头顶脱了下来。连同乳罩一起扔到了床边「爸。我热。」已经是光溜溜完全赤裸的闺女还在叫热。闺女踢腾着双腿,不断扭动着身体,脸上一片醉红,眼睛看起来都润湿了。

  「啊。爸来疼你。帮你解脱。」老离张望了一眼浑身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的闺女,酒气上涌后便控制不住心中的情欲,脱了自己的裤头。两腿间那个粗大的家伙。早已硬邦邦的了。马眼处还渗出了几滴淫液。便抱住了闺女的两条大腿。把他们向两边分开。紧闭着的肉穴变分开了一条小缝。老离颤颤抖抖的爬上了床。趴在了闺女的身上。

  爸。我热。闺女还在呢喃着。嗯。一会就不热了。老离什么都顾不得了记忆中,当时老离只是把龟头插入了闺女的小肉穴里,瞬间灌入油乎乎的小穴口,那紧窄的程度,简直如同一个收缩的皮碗儿,裹在他的龟头上,温热湿滑中还不断产生出吸附感,这要是深入其内,那是多么令人心潮彭拜的事情呀,可是。老离的龟头却被里面的东西挡住了。

  再也不能进去。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一种置身其内的感觉。啊。那是闺女的处女膜。老离心里一惊。闺女还是处女。没有和那个叫魏宗建的小伙子发生过性关系。要是自己今天就破了女儿的身子。让他怎么和丈夫交代呀。虽然现在的社会对处女不再那么重视了。一些有知识的人也知道。有些女人婚前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处女膜也会由于某种原因而破裂。很多男人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妻子新婚首夜会否见红的。最主要的是让女儿今后怎样面对生活。这样想着。老离后怕了。不敢在前进了。

  醉醺醺的闺女被老离的插入弄醒了。扭动着身体大声喊疼。老离不敢再动了。只是趴在闺女身上,搂抱着闺女的脖颈。闺女则是双腿都盘夹在老离的腰间,爸爸的龟头在女儿油乎乎的阴道口里。被紧紧地包裹着。感觉热乎乎的。非常舒服。还有些不想出去。他还想着。既然已经进来了。也没有弄破女儿的处女膜。就在里面多呆一会吧。让我好好感受一下自己女儿小屄的滋味。也不枉了我养他一场。嘿嘿。要不是闺女反复的喊疼。情况或许就要改写了。

  见闺女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眉头紧锁,脸上几乎滴出血来,在僵持中,女儿穴口上的紧缩和蠕动。反复嘬吸着老离的龟头,似乎想把它吸进去。老离仅存的一点理智。让他坚持着。嗯。女儿还是处女。不能破了他的身子。不能。嗯。我只是多待会。嗯。就多待会。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外面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紧张伴随彷徨,老离感觉闺女的身体骤然收缩起来,像要吞噬他的阳具一般,簇不及防之下,老离只觉身体再也控制不住,急忙把屁股往上一抬。大龟头离开了女儿的阴道口。同时精关一松,飞涌着便喷射出来,把一腔热热的浓精喷洒在女儿的两腿之间。

  已经清醒了的女儿。急忙爬起身。顾不得其他的。只是把自己的裙子套在了身上。脸上的羞红一时却消不下去。只好装作方便跑到卫生间里。插上了门。慢慢清理去了。剩下老离急忙套上裤子。随即便仓皇的收拾残局,都不敢面对突然回家的老伴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