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06)【作者:曹背气丝】
【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06)【作者:曹背气丝】
字数:19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你们两个恶不恶心!?」

  夏淑芬蹬着双销魂的汗味儿长靴,香足都给焖熟了、还踩住十五厘米的性欲高跟,矗在桌旁,小腿逆天的长,肉腿更是撑暴裤袜的肥,让我看了,简直鸡儿邦硬。

  天知道把这对儿丝袜味儿靴大肉蹄肏到胯下是多么舒爽!

  到时一把扯开她盘在脑后的长发,啃上丰厚性感的唇,吻得少妇情迷意乱,再一把掀开乳罩,闻奶揉乳就爽入她丰腴的逆天长腿,射她满满一裤袜的臭精,简直爽得飞起!

  说到这肉妇的奶子……

  我忍不住便往那儿一瞧,登时双眼圆睁,鸡巴撑爆裤裆!

  以往这巨奶肉妇穿的厚实,虽从未露过乳沟,胸前也鼓得跟奶瓜似的,所以才被我盯上,准备肏成乳交泄欲器。

  今儿一来,看她裹了件黑纱小腰,要不是手上正舒服弄着陶音丝嫩的肉丸小屁股,弹弹腻腻爽得我懒得动,肯定早就拔屌冲入,把这骚妇压进厨房就是一顿暴肏,定要好生把玩一番她那销魂的黑纱小腰。

  此刻再看,这黑纱小腰分明就是件高透透肉的黑纱连衣裙!

  这简直让人疯狂!!

  透过黑纱,眼见就是条喷香的肉腻大奶罩,F 级,超量,大得能闷死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能盛十人浓精的超乳大罩,却愣得是不堪重负,根本裹不住这奶妇那对儿……又长又肥的肉腻长条木瓜爆乳!

  我滴个乖乖!

  这奶瓜,真是烂透的熟,甩在黑纱里,简直能榨干卵蛋的庞然!

  黑奶大罩贴在乳头上,简直就是两块破布!

  大半奶肉都甩在罩外,乳头也藏不住,凸得清晰,露出大片的乳晕,还挤出条深邃的长沟,紧致得能磨浆一般,焖香腾雾,湿靡浸上黑纱,润色黑黝黝,热淋淋可见几颗晶莹汗珠,又滴落回去,其中风情……

  真要我对准了那个黑纱奶心,抱着大乳一顿乳交冲刺,肏穿黑纱,再爽入一片奶腻,狂射一沟也不停下,要抽空大蛋,铺满这肉妇一肚白精才好!

  衣物被这样一对儿绝世奶峰外推,不仅是奶罩,就连黑纱也全没了宽松与飘渺,每一片都鼓鼓涨涨,每一寸都浑圆勾勒,让人看去,哪有什么高贵典雅,只剩一股子淫烂的肉味儿。

  眼瞧如此肉糜的巨奶骚妇,又想着马上可以用肉棒性交她,强奸犁爆她,瞬间就爽爆了鸡巴,舒腻了马眼,裆下臭液狂涌,几乎破了25大棒,直向30厘米巨炮发展!

  忍不了了,老子要肏翻她!

  啪!

  我一巴掌拍在桌上,倏然起身,就要像昨晚那样,一鸡巴顶翻肉尻,霸道压进厕所,干到马桶上,一顿性爱止痒打桩,什么美人艳妇,全都肏成泥泞肉池,到时甩着大屌,抽在哪儿,这些骚货就要舔着脸捂热哪儿,美美仍我肏弄!
  正当我意淫到极致,巨奶熟妇忽而同样一拍桌子,还大声叫骂!

  「干什么!?光天化日,你都敢掀裙子、摸丝袜、玩屁股,还不敢别人说?你还拍桌子,拍坏了你赔吗!?」巨奶厨娘冰冷地看着我,轻蔑冷笑,单手抚上纱腰,爆乳狂勒,又甩向陶音。

  「还有你,小骚货!一个巴掌拍不响,骚臀淫逼才挨肏!这么小就这么骚,长大后,你怕是要被肏成万人骑的大婊子!连女儿都要跟着一起挨肏的臭骚妇!」
  夏淑芬凤目冰冷,一下说得陶音骚脸通红,无地自容,螓首低垂,委屈哭吟,看的我眉头大皱。

  这巨奶肉妇乱我军逼呐!

  夏淑芬抖着奶子,眼见说坏一人,非常满意,轻哼一声,就踩着性感黑靴,转身远去。

  一沾即走!

  完全不给我肏肉的机会!

  我特么简直要送她上天啊!

  情势让人头大,我不仅坐在靠墙的内侧,身前还堵了个陶音和几把椅子,女孩更有大哭一场的趋势,根本冲不出去。

  麻烦!

  我皱着眉,鸡巴疼得要炸,又看向骚气欲哭的陶音,忽然有了想法。

  「小陶音。」

  我叫了她一声,叫得女孩浑身一抖,小兔似的惹人怜惜,真是只要再柔声安慰一下下,就能彻底俘获她的身心。

  我却一点儿都不解风情,猛地扯住她的黑发,拿住她梨花带泪的绝世美颜,在女孩一片茫然中,凑在她耳边,舔弄莹莹小耳。

  「哭也哭得这么骚,不愧是我的小肉便器……」

  恶魔似的喃喃吹在耳边,陶音瞬间涨红了小脸,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花,被我重重一挺臭胯,撞进鸡巴!

  龟头顶上女孩,陷在她热乎乎的脸蛋,研磨旋转,爽得我终于泄出一点,暗暗抽吸,而后又用力按下,将动人的螓首悉数埋进恶臭肉棒。

  简直效果显著!

  陶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庞然的巨棒贴脸摩擦,满腔都呼进浓郁的鸡巴臭气,脑子熏坏,美眸翻白,被肉棒骑脸,又被精液臭蛋凶狠犁过鼻尖,很快就露出一副痴女样的淫荡颜艺。

  媚眼如丝,红颜如潮。

  我放开她,她却离不开淫臭的巨棒了,俏脸贴着卵蛋为我撸动龟头。

  「主人,别,别离开……」她蚊子般的喃喃,「再,再粗鲁一些……」
  拜托啦,屌同学,蹂躏到,我什么都思考不了吧……

  我嘴角勾起,却不动,冷冷说:「自己来。」

  陶音浑身颤抖,绝美的脸庞上尽显哀色,不愿就这么堕落,我看着不到火候,直接就把她再往胯间按进,半张脸都压进内裤。

  被如此粗鲁的性欲蹂躏,陶音终于断掉最后一丝理智,心中悲鸣。

  人家,人家要被这根肉棒,驯服啦……

  谁来救救我呀……

  悲鸣着,陶音浑身酥软,头被我压在裤裆里也不再反抗,反而温顺伸出小舌,湿淋淋为我舔舐棒身,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淫臭胯间,小脸紧贴大蛋肉棒,母狗般乖巧轻蹭,爽得我满足叹气,这才放松一点,让她得以拔出螓首。

  这样淫贱的一进一出,陶音已是红脸红到了脖根,就软在我的怀里,温柔拉开我的裤带,再次嗅尽裤里的臭气,卑微将柔荑探入,为我舒爽撸动包皮,直到白嫩软柔的小手被龟头卡住,才弱弱一顿。

  她的呼吸更加粗重,颤着美眸,一点点把我的庞然大物掏出,想看又不敢看,真的多看一眼,都要被那雄伟之物犁过似的狠狠征服。

  终于,她掏出了我的大棒。

  30厘米超人鸡巴瞬间耸立,凶猛打进女孩的酥胸,打得她心神哀鸣。
  又大了,太夸张了,怎么会这么长……

  让人家怎么反抗嘛……

  完了,彻底完了……

  目光都仿佛被灼伤,陶音看着如此雄伟的性交巨棒,红唇一下就张成淫糜的肉筒,哈出一口口臣服的娇喘。

  忍不住就吞了一口唾沫,母猪般的骚颜上红潮更盛,忽然卷出水淋淋的肉舌,湿腻腻舔过丰唇,舌尖还销魂地挑,骚糜模样,简直要我灌她一肚子浓精!
  二话不说,我用力拿住她的下巴,要捏出一嘴淫穴,陶音根本没有反抗。
  只见她傻傻地握上大棒,呜咽着就拉开红唇,湿腻腻吻上马眼,在两片丰厚肉瓣间清理所有臭液。

  肉棒一片温暖湿热,龟头也被真空吮得爽爆,我这才呼出一口恶气,满意拍拍她的脑袋。

  「你个小骚货,肉便器本来就是万人肏弄的性具,你想爽,还怕那巨奶荡妇说东说西?快给我吃爽鸡巴,不然今儿旷课肏翻你!」

  「是……」

  陶音涨红了小脸,肉软小舌很费力才搅进又暴涨一圈的龟头,红唇肉环,套弄在龟冠间,吞下不知多少粘稠臭液,彻底傻掉,臣服环在我的腰间,俏颜完全和龟头长在一起,还用酥胸包裹棒身,小鸟依人似的可爱。

  好整以暇。

  我把龟头再往舒爽的口穴深入几分,在陶音肉嫩的丰唇间搅出粘稠水渍,才又盯上远处,巨奶厨娘丝质滑腻、滑腻得能溜走目光的骚气背影。

  黑纱可透,我直接就看到了那条、缩水般的超号齐逼黑裙,想来是用来保底的,结果却被骚妇一双超长的肉感大腿连连甩动。

  交叠着就甩出两颗肥尻大球,泄出屁沟里无数春光,每跨一步,都露出内裤的蕾丝,每走一步,黑纱淫裙都扑扇扑扇,把整间小店都腻满女人骚淫尻味儿。
  在陶音口中爽着鸡巴,我恶狠狠叫住巨奶荡妇:「大奶骚货,你就这样走了?装完逼就走?

  「你知不知道,逼是给鸡巴肏的?装了逼,就该给掰开热腻腻的屁缝,让大鸡巴狠狠犁过肏穿,那才叫爽透了的装逼!

  「你不仅骚、还装逼,简直天生的淫贱骚逼!

  「走来一路全是丝袜热逼里焖熟的淫味儿,我一闻就闻出你的丝袜大肥尻很久没被肉棒肏爆、肏爽过了,更没遇着超大肉棒顶着子宫大力灌精了!所以这么喜欢装逼。

  「来来来,你翘起屁股过来,大鸡巴哥哥这儿正缺一条肥奶母狗,你掰开你的丝袜大尻,取下奶罩,给我撸硬肉棒,保准肏你肏到爽,每天都灌你满满一屁股白精!从此一心装逼爽逼,做我大奶母狗,奶炮飞机杯!」

  我矗在桌里,言语暴力强奸豪乳奶炮的心灵,言语淫乱至极。

  就连胯下、被我暴力深喉的陶音听得,都忍不住红唇乱颤,淫嘴一抽一抽地吸。

  瞬间被我灌入不知多少臭液,还让龟头狠狠犁进热喉,撑得美脖惊心动魄的凸,白皙颈间直凸出个龟头肉棍,淫荡得简直要人癫狂!

  鸡巴爽翻了,陶音也被肏烂了,巨奶熟妇更是被我气急了,只见她一对儿豪乳飞舞乱甩,黑裙下棕丝肉腿不断交叠。

  终于,裙摆与巨奶齐飞,肉尻与黑靴淫舞,骚妇转身走来,一身淫肉皆连抖动,奶甩臀颤,裙扇靴鸣,看的我是口干舌燥,鸡儿再涨,龟头臭液股股,吃得陶音已是美眸翻白,意识模糊,只觉我的大棒就是她的全部。

  夏淑芬奶肉翻腾着扑来,真是气急了火冒三丈,她何曾受过如此淫骂!?
  简直满肚子火气,性感肉腿长靴快踩,肉尻臀缝狠狠研磨,磨得蕾丝内裤都只剩一丝儿,嵌入肥厚的肉唇里,奶子都还在纱中乱甩,就肉葱一指,大骂出声。
  「你个毛都没齐的小兔崽子,说话咋这么恶心?

  「还大鸡巴哥哥?你知不知什么叫大?知不知道什么肏逼?

  「大言不惭,就你这一米七的瘦矮个儿也想把老娘肏成母狗?怕是再给你加长一半,都肏不动老娘的大屁股!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那活儿要能有我老公一半大小,老娘今儿关门给你爽上一炮!」

  我登时愣住,这娘们底气这么足,难不成还真是我看错了?难道她的性生活其实非常滋润?

  我冷笑连连:「有趣有趣,你要比其他的也就算了,比鸡巴我还真没怕过!你说,你老公几厘米?」

  「几厘米?」夏淑芬同样冷笑,手中夸张的比划,「我家老公鸡巴足足15厘米!这么长!这么粗!

  「真是不好意思,他昨晚才顶着人家的子宫、狠狠干了半个小时,一炮爆射,爽得老娘不要不要的,整整喷了半床淫水!」

  夏淑芬连连搅动她那硕大的浪臀,油亮黑靴哒哒踩动,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就是不知你那活儿又有多长?莫不是顶到你这小女友的骚逼、就以为天下无敌了?

  「今儿老娘高兴,你脱下来给老娘摸摸,有7 厘米就关门让你爽!

  「不过……你想清楚了,你那活儿要是比我大老公短了,搞的我不上不下,老娘就扣下你这小女友,送给我老公肏!看谁把谁肏成母狗!

  「今儿,你在我屁股里想怎么射就怎么射!想肏奶子都可以,但只要你没肏爽老娘……你在我肚里、奶里射了几发,我便要老公搞她几次,都别带套,到时谁怀谁的种,各看天命!」

  巨奶人妻用力拍咚她肥熟的丝袜肉尻,黑纱棕丝里,两块大肉狂颤不止,豪乳也上下翻飞,挑衅意味十足,淫荡淫荡再淫荡,不仅使着下马威,还用了出离间计。

  看着我和陶音都不说话,仿佛心神狂震,夏淑芬洋洋得意,更坚信我不过是银枪蜡头。

  两策连环计,她不知吓退了多少心怀不轨之人,更不知拆了多少对奸夫淫妇。
  以往她都只给老公多报2 厘米,说14厘米,便吓退好多浑人,今儿看这小崽子年轻力盛,再多报1 厘米,说连搞半小时,也稳妥镇住他。

  至于顶着子宫爆射?呵呵,吹牛逼谁不会呀?

  「给你机会肏肉都不敢,犹犹豫豫地。」夏淑芬面露不屑,「这两碗粉儿,爱吃吃,不吃滚,留下饭钱,不然老娘让我家老公,拿着15厘米的大棒,肏翻你这淫荡的女友!」

  巨奶厨娘再不看我们一眼,自然也没看到我古怪极其的神情,正要扭转肥臀,甩腿离去。

  「老板娘!」我忽然叫住她。

  「还有事?」夏淑芬抱着奶子,十分不耐,心中却暗暗发笑。

  一开始,这小子张口闭口的巨奶、母狗、骚逼,现在服软了,称呼老板娘了,可见计策成功。

  「老板娘你就这么喜欢大尺寸鸡巴?你知不知道除了鸡巴之外,男人还有灵巧的手指、坚韧的长舌、甚至调教的淫具,都能深入你的肉逼,搞得你淫叫迭起、无脑高潮,爽成母狗!?」

  我演技狂飙,咬牙切齿,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这让巨奶骚货更加得意。

  「哈,鸡巴小就是鸡巴小,找那么多理由作甚?反正老娘的大屁股就摆再这儿,你只有一炮的机会,一炮肏爽我,老娘就是你的母狗,一炮搞的我没啥感觉,你那淫贱女友就是我大鸡巴老公的母狗性奴!」

  「可恶!老板娘你就那么喜欢大鸡巴?那……那要是有比你老公还大,甚至要长他一倍的肉棒怎么办?你这贱货淫妇,到时岂不是要掀着裙摆、翘着屁股、俯在大鸡巴下面哀嚎求肏?」

  我的语气愈发的不甘,愈发的愤懑。

  「真可笑!哪个女人不喜欢大鸡巴?大鸡巴肏一下,比小鸡巴肏十下都爽!要是有人比我老公鸡巴还大一倍,老娘不仅穿着丝袜去挨肏,还洗净身上三个肉洞,随他怎么搞,肏烂都没事儿,老娘还得跪着喊他大棒爸爸哩!」

  巨奶骚妇淫话不断,带着火辣的黑纱又走回走近,香腻的肉味儿愈发浓重,纱裙晃动间,浑圆的丝袜肉腿清晰勾勒,肉股饱满圆润,但肉臀实在宽广,依旧形成了能让肉棒爆炸、精液狂飙的股间三角!

  简直太爽了!

  我嗅着厨娘浑身的纱香汗味儿、奶尻肉味儿,还有让人鸡巴爆炸的焖熟逼味儿,终于,胯下的肉棒爽到极致,再不掩饰,猛地抱住陶音就是一阵暴肏,在她白皙的脖间凶狠地凹凸犁过,最后龟头停在湿软肉舌,在她丰唇间狠狠刮弄龟冠,爽到极点地浓精爆射。

  「呜呜呜……咕咕咕……」陶音悲鸣出声,声音都哑了,之后更只剩粘稠吞咽,被肏烂一般娇软无力。

  「你们在干什么!!!」夏淑芬惊声尖叫,她虽口无遮拦,但却是货真价实的贞洁人妻,此刻看到这样恶心的一幕,哪能忍!?

  豪乳乱甩,淫靴狂踩,夏淑芬一把抓住陶音的校服就往外扯:「你们给我滚出去!!!」

  我忽然放开陶音,仍由她被火辣厨娘拖走,一下软在地上,呕出大口大口的浓精,美眸失神,脸上露着一副被主人宠信的淫糜痴颜。

  夏淑芬刚要说些什么,就听我喊了一声「大奶母狗」,立即又把目光投回,入眼便见一颗硕大恐怖的巨型龟头,马眼开阖!

  一股浓精爆射,激射在巨奶厨娘美艳的浓妆上,她尖叫,张口就被白精灌入,慌乱之际,猛地含入吞下,精液灌肚,芳心大乱,下意识转身欲逃。

  巨奶骚妇胡乱转身,一时间根本不知东西,我当仁不让,抓准破绽,性交扑上,胯下暴力一挺,壮硕肉棒全根贯出,超巨龟头杀气腾腾,对准她的肥尻就深入进去,直肏进熟妇隐秘销魂的裙间。

  龟头抵着丝滑丰盈的棕丝肉腿一路上滑摩擦,爽到爆炸,而后狠狠撞在庞然的肉腚里,臀瓣又软又嫩,又热又湿,恍若天堂。

  好一对肉肥尻腻的棕丝巨臀!

  好一个骚浪透熟的豪乳浪妇!

  夏淑芬被我一撞,脑子空白一片,只一声哀鸣,便伏在旁边的桌上,好不容易稳住了一身浪肉,却把肥硕的黑纱棕丝大淫臀高高耸起,正迎上我力道十足的接连冲撞。

  啪啪啪啪!

  龟头一下下撞在爽滑的丝袜大屁股上,爽得就像是拿着肉棍抽打肥尻,像征服烈马一样,骑得熟妇娇喘阵阵,畅快不已,根本停不下来。

  抓住淫妇黑纱朦胧的纤腰,借力啪啪狂顶,龟头在爽滑的丝袜狂暴乱冲,将剩余残精涂满柔软的巨型尻蛋,让她整个丝袜巨臀都变得热臭湿腻,打上要被狠狠肏烂的雌兽淫标。

  「爽!真爽!巨奶骚货,你的丝袜大屁股真是不错!又软又弹!对了,你叫什么?你是我预定的奶炮飞机杯,要有个足够淫荡的名字才好!哈哈哈哈!」
  夏淑芬有心想骂,却被我撞得气都喘不过,不仅裙中肥臀不保,胸前大白奶瓜也剧烈抛动,差点甩出奶罩,飙出奶汁。

  几十下疯狂的龟头冲撞,直把夏淑芬撞得浑身酥软,不该有的舒爽,她趴在桌上,劈头散发,一个劲儿喘息。

  混蛋,这屁孩哪来这么大力气?屁股都被撞酥了……

  终于,夏淑芬喘息着站稳脚跟,身子都还没支起,就感觉屁股忽然一凉!
  她又惊又怒,只感觉一颗巨锤似的热物深入她紧致的臀缝,一下划过股沟,划开她的黑纱裙摆,又用力一挑,挑飞热乎乎的黑棉短裙,整个丝袜肉腚就像被直接掀了开来,露在空气中,一片冰凉。

  「你——呜呜呜……」

  就要转过螓首,羞怒大骂,谁想迎面便是我淫臭的大嘴,丰唇一下被粗鲁含住,瞬间被吸吮舔舐,口水粘臭浸在脸上,几下便亲得她芳心大乱,呼吸急促。
  她试着转回螓首,只发觉被我牢牢箍住,动弹不得,一时间美眸连连扑闪,艳睫扇动,她慌急了,美臀疯狂沦陷,美唇也要被大力吸开,却又被压得动弹不得,手足无措之际,忽然发现——我正深深地凝望着她……

  天!

  夏淑芬奶翻尻腾,心神哀鸣,这哪是人的眼睛!?

  眼里满满的肉欲与交媾,全是要把肉棒插进我的肉里、给他爽透了鸡巴、狂爽射空了精液才肯放过我的欲火!

  夏淑芬只看了一眼,便慌乱合上美眸,当真多看一秒,都要被这男孩狠狠勾出不该有的想法。

  人闭上眼,便合了心灵窗户,被我压在身下的肉妇合上眼,那就是熄了不被肏烂的希望。

  夏淑芬只略微软了软娇躯,臀上两层淫裙便被我彻底掀上腰际。

  裙下骚气升腾溢散,硕大的棕丝肉臀蹦跳弹出,尻瓣上下乱摇,打在空气中,浪肉翻腾,而后被我狠狠揪住耍弄,又搓又揉,又拍又打,爽得夏淑芬大脑一片空白。

  从来只和丈夫保守性爱过,哪里受得住这样粗鲁淫靡的玩弄?

  整块巨尻瞬间失守,很快就被我大力摸光了每一寸淫臀尻肉,沦陷之快,转瞬就搓爽了巨臀,抽酥了菊花,捏得她小豆乱跳,阴道里淫水泛滥。

  瞬间,雌味儿弥散,香糜十里。

  夏淑芬再也忍不住,呜呜哀鸣,阴道中淫水激荡,丝袜里肉臀也是爽得乱颤,下体阵阵久违却钻心的快感袭满全身,让她一对大白奶子都忍不住狂甩飙汁!
  夏淑芬心中防线迅速崩溃,要不,便让他肏一炮吧,反正只是小孩而已,毛都没齐,又能厉害到哪去?最最不济,也就他的龟头大了点,即便真肏爽了我,也就是多了小炮友的事儿……

  届时,只要回去洗干净,让老公肏回来便是。

  之前情形变化太快,她也只瞧见颗非人的超巨龟头,并未看到其他,就连此刻,夏淑芬也只觉一个铁块似的小头在她裙下乱撞,没机会感受那根鸡巴的尺寸大小,自然也不清楚,她这个决定是多么愚蠢。

  巨奶肉妇的动作变了,肥尻高潮酥爽,红着美颜便渐渐停下挣扎,只不时轻扭一下肥臀,摆一下诱人的腰纱,双手半推半就,轻打我乱摸她香醇软肉的手,象征性维护她那即将被暴肏的贞操。

  感受到胯下巨奶人妻的变化,我邪邪一笑,啵的一声松开厨娘香甜的唇,抬起头来,向旁边脱下裤子、自慰喷了一腿淫液的陶音说道:「小骚货,呆会儿在爽,去给我把餐馆的铁门拉下来,这荡妇已经软了,我要好生爽一爽,可不能让人来打扰。」

  「好,好的!」陶音羞羞地应了一声,也不穿裤子,光着个丝袜屁股就起了身子,丰臀交叠挤压,来到我身旁,愣是诱惑得我忍不住出手,一把抓住臀丸,丝滑揉捏。

  女孩整个人顿时定住,红着脸低着头,一言不发,仍由我凌辱搓弄,抽送臀缝,淫液从屁股缝里一路流出,浸湿臀瓣、大腿、小腿、直到骚蹄,才被我满意一拍,放开跑向店门,哗啦啦拉下铁门。

  然后便见她咚咚咚地跑回,正坐在我和夏淑芬肉欲交战的桌旁,两条肉丝淫腿蜷在凳上,摆成「M 」形的骚样,露出饱满肥嫩的肉穴,轻轻摩擦,全做好了观摩「坏鸡巴男孩暴肏野性巨奶」的准备。

  我低低一笑,陶音臣服的态度让我很是满意,又低下头,扳回厨娘娇艳牡丹般的螓首,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

  「老板娘,你怎么不说话,都不反驳一句吗?我很喜欢听你的淫话呐!」
  被我一激,夏淑芬一双凤目登时又锐利起来。

  「小破孩,你别得寸进尺!不过龟头大点而已,有什么了不起,老娘阴道可深着呢,屁股更是厚实,到时不配合你,夹住屁股,让你肏都肏不进来!」
  巨奶厨娘咬牙切齿,反而更显豪气耐肏,让我只想用野蛮粗鲁的手段,去强迫她,肏烂她,最后才狠狠征服她!

  又霸道一口咬住奶炮的红唇,大力索吻,粗鲁撬开贝齿,大力吸走她香甜的肉舌,抿在嘴里,一点点吃弄咀嚼,同时还喂她吃下无数淫臭口液。

  只吻了几下,夏淑芬就头晕脑胀,艳唇大张,螓首无力逃避,眼神迷离地与我热吻在一起,配合上我的施淫。

  丝袜浪熟彻底服软,我也再不客气,直接松开拿住她螓首的双手,急不可耐摸到她肉腻的腋下,刚摸进去,就听嘴下的肉妇腻腻一阵娇喘。

  「小破孩……这么快就要玩人家奶子……吸溜,呜呜……咕呜……挺有眼光嘛……要不要姐姐脱了衣服给你爽呀?」

  「脱什么脱,这么淫荡的纱衣,就是要隔着纱玩弄才爽!」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打空她的脑子,「你看你这条丝质环脖,可不就是条母狗专用项圈,你要是脱了,还让我怎么肏爆你?」

  夏淑芬俏颜涨红,一边苦不堪言地与我痛吻,一边还要娇喘辩解:「你这屁孩怎么这么淫荡……咕……看什么都是母狗……母狗的……老娘这么耐肏……呜叽……最多就被你肏成炮友……嗯,咕咕……而且,我这只是挂脖纱衣……就设计成这样……嗯……才不是什么母狗项圈!」

  我冷冷一笑,继续从奶妇挂脖纱衣的露肩出摸进,搂着她肉腻的腋下,只要继续深入,这纱妇肉腻的奶子就唾手可得。

  「什么姐姐,你都熟透了,还给我装嫩,你要说大奶美姨!要说大屁股人妻!这样才有感觉,你懂不懂!?」我右手狠狠从她身后穿过,摸进舒滑热乎的纱衣,拿住她一颗肥腻的大肉球。

  「啊!!你个小破孩……口味儿这么重……啧,咕呜……还喜欢熟女这一套……哦!!轻……嗯嗯……轻点儿……」

  夏淑芬最骄傲的地域被我野蛮入侵,心中一片悲凉,却忍着不做反抗。
  她当然知道自己乳房对男人的吸引力是何等级数,莫说每次在公共场合都会成为所有男人偷窥视奸的淫物,就连家中,自己的老公也对她们是着迷得紧,甚至到什么程度?

  夏淑芬印象深刻,好几次与老公性爱,丈夫只是摸了她们几下,便不小心射在裤中,爱爱时又软又无力,插都插不进去,搞的她不上不下,万分难受。
  现在要被着男孩肏弄,奶肉自然也是逃不掉的,索性也不挣扎,若是能在男孩玩弄自己奶子时,让他也早泄出来,便好了……

  奶肉被揉,夏淑芬忽而淫叫着抖动丝袜肉尻,湿淫肉丸上下抛飞,一下下砸上臀瓣上那头硬硬的铁块,用爽滑的腻肉狠狠刺激我的龟头。

  更是在我糙手全部深入的刹那,叫出声长足的媚吟,皓臂灵蛇舞动,反向缠上我的脖颈,又是轻拂,又是爱抚,妩媚销魂。

  红唇也淫的不行,我一张嘴,她便合唇仍我粗鲁含住,狠狠满足我征服荡妇的欲望,待我合嘴咬下,她又丰唇大开,仍我在她口中肆虐,还用湿唇留下香糜的淫痕,竭力挑逗我敏感的神经。

  最厉害的,她还摇晃胸脯,大力甩动奶罩里白晃晃的软肉,让我入手之处,只觉一片软腻,仿佛摸进了肉做的丝绸,淌进了乳榨的浓奶,触之即化,拿之即滑。

  继续深入,奶肉还爽腻地包夹上来!让人忍不住就大力揉捏,玩弄时,夏淑芬红唇轻离,哈出团团湿靡淫气,放声娇吟,奶罩里乳汁四溢,润得奶肉更是香滑淫糜。

  一定要你提早泄出来!

  我不知道这浪妇为何就忽然发骚了,就算知道她的小心思,也只会不屑一顾,她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我和他那无能的丈夫相比。

  老子一晚上就肏翻了比她还骚淫耐肏的巨尻教师,卵蛋精液浓稠,一炮接着一炮,像她这种巨奶少妇,哪有幸免的道理?

  虽说夏淑芬用心不良,却一点也不妨碍我对她的玩弄,是真真让我在她的乳肉中玩爽了,玩癫了!

  当真好一对极品香软大白奶!

  爽到巅峰,我忽然一下握住她右胸的豪乳,抓稳握牢,在她尚未反应之际,用力就是一拔!

  一颗大白奶瞬间被狠狠拔出奶罩,夏淑芬叫声变得同样疯狂,仿佛雌兽嚎叫,刺激得我双眼通红,继续狠拔,另一只手也扯住纱衣,一拔一扯!

  登时,一颗又大又肥的香软大白球狂爽着被拽出黑纱!

  长条大奶翻腾打在空气中,香气凝成白雾,奶香四溢,白肉蹦跳,还带出一大串的奶汁,喷洒飙射,香糜了四方。

  「噢噢噢噢——!」

  夏淑芬仰脖嘶鸣,淫声亢奋至巅,恍若癫狂。

  她执意要着弄爽我的肉棒,殊不知自己也早已站上极乐之峰,此刻被我狠狠揪乳淫弄,丝臀扼不住地狂颤,一波狂爽的高潮狂袭,从低淫尾间直冲上大脑中枢,要爽得她没脑子。

  不行,要让他也射出来……

  最后一刻,夏淑芬悲鸣着孤注一掷,丝袜肉弹借着高潮猛烈摇动,舒爽砸上龟头,摇夹颤撸,放声淫叫。

  「给我……快给我!射进来!用你的肉棒射满人家的屁股!射人家一裙子的精液!我们一起爽哦哦噢噢噢——!!」

  夏淑芬美眸翻白,丝臀狂颤,爽得高潮而去。

  奶汁淫糜,言语骚贱,浪肉发骚,还真是让我刺激得不行。

  顿时大力按住这巨奶熟妇的丝袜肉臀,将肉棒狠狠挤入她深陷的臀沟一下下摩擦,又把她的黑裙翻下,盖住油亮的龟头,在丝袜的爽滑与棉裙的温热中,大力狂挺。

  啪啪啪啪啪啪!

  狂爽地撞上巨奶浪熟肥熟的丝袜肉尻,力道之猛,撞得她几下就俯下了身子,奶头压在桌上,乳汁飙射,被圆热的奶饼印成一圈。

  我舒爽爆射,卵蛋抽搐,龟头跳动,大量浓精狂飙,直射满巨奶骚妇整条裙摆,不仅湿淋淋搭在肥臀上,把棕丝浸润得骚淫,大量浓精还囤积在裙腰上,顺着流了一圈,把本就风骚的棉裙变成精液束腰,一点点浸上黑纱小腰,简直舒服畅快。

  就连陶音看得都是美眸迷离,胯下湿淋淋喷出好大团淫液,呼呼喘着淫气。
  「啊!!啊!啊……呼……好烫……好多……好爽……」夏淑芬无意识地喃喃,好久,她才桌上撑起身子,右奶露在空气中,上面奶泽未干,飘着淫糜的奶香,左胸的黑衣上也印着一圈水泽,显然是爽得控制不住,双乳奶汁齐喷。
  好险……幸好还是做到了……

  夏淑芬喘着粗气,心中庆幸,她赢得了胜利,让身后这男孩在肏入自己之前就爆射出精。

  她刻意压低声线,压制淫荡肉臀里狂电般酥麻的快感,冷冷说道:「好了吗?爽了就行了吧,快放我起来,今儿你弄得我也挺舒服的,便不扣你的小女友了,也别压着我了,我还要开门做生意呢。」

  夏淑芬话音一落,却发觉不论是身旁自慰呻吟的小女孩,还是揉着她丝袜巨臀的鸡巴男孩都没出声,反而都盯着自己,模样古怪。

  她心里没由地一慌:「怎么,爽够了还不走?都射了两发了,精液还这么多,没多少存货了吧?射多了对你身体不好,这样吧,你若真的还想爽,姐……阿姨……答应你,下次你再来,大奶子阿姨给你补上!偷偷给你肏,让你在巨乳阿姨的肉穴里射个爽!这次阿姨没吃药,危险期,放过阿姨吧。」

  我和陶音依旧没有说话,面色更加古怪。

  终于,我又掀开她的黑棉裙,露出她浸满精液的淫荡丝臀,摸上两颗饱满肥嫩的臀瓣,粘稠涂抹精液。

  粘乎乎,肉腻腻,我忽而揪住这两颗淫臭的丝袜肉蛋,隔着裤袜把精液掐进她的熟透的肉腻肥尻,像是把别人老婆的臀瓣彻底变成私有的淫具,凑到巨奶美妇耳边,恶魔似的低语:「大奶母狗,不好意思啊,我还真是没爽够,而且,两发算什么,不射个十来次,哪里会对身体有害?」

  夏淑芬察觉自己幽深的臀缝被狠狠掰开,淫糜的臭液都要从臀瓣上倒流进她肥腻的股间三角,她怕极了,身后这个男孩简直像是性交恶魔,艳妇美人的天敌。
  「小同学,哪有连续射精的说法,肉棒不都射一次就软了吗?你都射了两次,已经很累了!真的,你要想肏阿姨,下次吧,到时候你给阿姨事先说一声,阿姨绝对翘着屁股给你爽,让你无套射进来都可以,今天阿姨身子不舒服,你行行好,放过……」

  「阿姨,我肉棒软没软,你自己好好感受一下,不就行了?」我打断她,又补了一句,「对了,呆会儿,记得叫爸爸哦!」

  夏淑芬微微一愣,叫爸爸?

  什么意思?

  夏淑芬下意识紧了紧凉飕飕的屁股,心惊胆颤地抖着肥臀,她刚想继续哀求,就听见一连串精液丝臀被湿腻挤开粘连声……她的肥美的丝尻,还是被深入了……

  咕泥泥泥……

  无礼的龟头,还是进来了,终于来到她的股间,也终于让她清晰感受到了,那颗龟头在贯穿她时,是多么的坚硬,巨大,火热……以及随之而来的、长不见底的肉棒棒身。

  那根长茎,真的是一直深入,唯有深入,从她最肥硕、最饱满、甚至夸过海口、夹住就没有鸡巴能肏进的超硕肥肉处进入,将她的自信碾得粉碎。

  甚至那龙头犁过了她的两片榨汁肉唇,还压扁了敏感小豆,依旧还在深入,穿过棉裙,肏进黑纱,直深入到了她脆弱不堪的凹陷小脐,才感觉尻蛋一暖,被那男孩的臭胯美腻腻压住。

  她听见一声满足的叹声,也终于知道,这根肉棒,是多么的粗壮,坚挺,以及……伟岸……

  夏淑芬俯在桌上,呼吸都微弱下去,仿佛瞬间就平静了,坦然了。

  啊……

  原来,这才是他肉棒的全貌呀……

  原来,鸡巴可以这么厉害……

  原来,我的挣扎是那么的可笑……

  原来,原来,原来……

  夏淑芬瞬间想通了很多,也就慢慢释然了,她忽然就笑了,俏颜艳若牡丹。
  如果这才是肉棒,那老公的那根是什么……

  绣花针吗?

  人生观、女人观、性爱观全部咔嚓一声,被一根巨炮搅碎,不留一丝余地的碾碎!

  夏淑芬凤目泛起波澜,她开始颤抖肥臀,止不住地耸动,情不自禁就为那根伟大的肉棒去服务按摩。

  「阿姨身体还舒不舒服呀?刚刚阿姨的火气可真是不小呢!不仅火气大,上面大,下面也大,一看就结实,耐肏,是个放炮的好架子啊!」我开始抽送夹在她屁缝里、穿过她黑棉裙、抵住她小肚脐的肉茎,「就是不知道,你这淫肉里,油汁儿是不是和你那碗米粉儿一样多,能溅我一身。」

  我本以为又能听到她刺激的淫活,谁想夏淑芬已全没了反抗的勇气,她只是转过头来,风情无限地仰视着我,美眸含波,悲鸣着:「小……小爸爸,刚刚……是女儿错了……女儿跟您道歉,求求您把您伟大的肉棒拔出来吧,放女儿一马,女儿还有奶子,还有小嘴,都随便给您玩,一定服侍好您,好吗……」

  我微微一愣,还没肏呢,你就服软啦?

  我一把捏住她硕大的豪乳,手心里乳汁飙射,送到她嘴边,一手又伸进她厚厚的棕色裤袜,搓出大把骚糜淫液,也送到她嘴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深入丰唇,让她清理舔舐。

  「真的……要我放过你吗?闻闻你自己的味道,多么寂寞,多么空虚?你自己说,你的老公,多久没疼你的这对淫荡的丝袜肉蛋了?你的奶罩,又多久没被精液浸泡过了?」

  夏淑芬脑子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趁胜追击,双手将她捂得窒息,松开又是一手抓奶,一手抓臀,大力揉捏她肥嫩的豪乳美尻,每一下都揉捏得很慢,但每一下都用尽全力。

  从挺翘的屁股奶峰揉到肥腻的屁股奶蛋儿,把每一寸的淫肉都狠狠蹂躏,狠狠抓紧,仿佛要从这肉妇的丝袜黑纱中拧出汁来才好!

  实际上也真的能淫出汁水!

  右手奶水,左手淫水,然后再捂住她的鼻腔,再配合着超人大棒一下下猛撞,每一轮,都是对夏淑芬灵魂和肉体的双重考验,每一轮都狠狠崩开她性交、淫荡、挨肏的神经。

  只是几轮,美厨娘就再也忍不住,哭泣哀嚎:「爸爸,放,放过女儿吧……女儿就当什么都发生过,以后不论您要乳交、口交、臀交,都行啊……想发泄了,就来这儿找女儿,掏出肉棒,女儿就服侍好您,您要奶罩,人家就给您奶罩,您要内裤丝袜,人家也全都送您,只求您了,不要肏,不要肏我啊……」

  夏淑芬快速转变的态度真的让我惊讶,却浑然没有放过她的想法,继续玩弄她的身体。

  「哦?我的大奶子女儿,为什么独独不让爸爸肏屁股呢?那样,你会很爽的呀!」我一边用鸡巴抽送夏淑芬热乎乎的肉腻股间,一边抛她的乳球,羞辱她,玩弄她,爽得不亦乐乎。

  「因为……会……会被肏坏的呀……求求爸爸了……不要肏啦……呜呜呜……」

  夏淑芬悲鸣着,热尻被我一次次凶狠犁过,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她终于伸长脖子,发出凋零般凄鸣:「老公老公!快来……快来救救我呀呀呀呀噫噫噫噫!!!」

  美妇凤目里最后一丝清明,随着下体疯狂喷涌的快感而消逝。

  她的棕色裤袜完全淋湿,屁股上白精粘乎乎垂丝,屁股里又水淋淋淫液狂滴,整块肥美肉尻像被涂满肉欲的调料一般,已经完全可以端上餐桌,让一桌人用十几根鸡巴肆意搅动,挑到碗里,癫狂一顿大吃。

  我看着她高潮有余,肉棒抽得更狠,左手搂住纱腰,右手抽打淫尻,每一下凶狠撞进她的小肚子,浑把她这个人当作取乐肉棒的性器,要狠狠榨出每一分快感!

  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哦哦哦嗷嗷嗷!!!」

  夏淑芬翻着白眼,丰唇撅成母猪O 口,臀肉PiaPiaPia 打在一起,夹得我都
有些抽气,知道她真是高潮得有些过头了,鸡巴清晰感到淫水狂喷的冲击,长腿黑靴上丝袜全部都狠狠浸湿,还淫糜落在地上,热腾腾汇集一团,估计爽得脑子都没了。

  好久,她才喘息着软在桌上,双腿一点力也没了,屁股都只能挂在我的巨棒上。

  「至于这么爽么,我还没肏你呢……」

  我左右揉着她屁股,有些郁闷,因为身高的问题,这高挑奶妇上半身一软在桌上,我就有些难以把玩她的奶子了。

  一边揉屁股,给自己生理上的性刺激,一边也给夏淑芬放松巨尻,让她能快速恢复,承受我下一次终焉的肏入。

  「我的巨奶母狗,你真可怜,到底多久没被肏爽过了?这身衣服,是特地穿出来找肏的吧?你给爸爸说说,呆会儿好好肏爽你。」

  「记,记不清了……」夏淑芬满脸红潮,呆滞无神,白皙的双手搭在肚脐上,热乎乎的掌心撑出个汗腻腻的肉穴,环握住我臊臭的龟头,隔着黑纱爱抚肉棒。
  「这身衣服,是女儿昨晚、为和老公结婚纪念日穿的,谁想他只摸了几下,刚扯开我的丝袜,就射进了裤裆,躺下就睡……我一夜未眠,凌晨才模模糊糊睡去,今早开店,胡乱换条丝袜,就来了……」

  「这样啊,难怪你裤袜是棕色的,太扎眼了,昨晚那条是黑的吧。」

  「嗯……」

  我扯住她的盘发,将她上半身提起,在美妇无限娇媚的喘息中霸道摸进黑纱,粗鲁地摸遍奶肉之后,便解开她的奶罩,野蛮大力外扯,在她妩媚的娇喘中,斯拉几声,从肉腻的奶肩处,汗淋淋抽出条喷香的大乳黑罩。

  我拿着深深一嗅,拍拍她的屁股。

  「那这样,我这儿丝袜带得多,你先去换条黑的,换好我再来肏你!」说着,我就抽出鸡巴。

  夏淑芬顿时软到在地,一时有些模糊,脑子晕乎乎的。

  她低头,看向自己湿淋淋的腿间,裆部的棕袜被黏液紧紧贴在身上,两片肉乎乎的大阴唇深深勾勒,露出道又肥又美香熟的骆驼趾,热气腾腾,湿气淋淋,让人恨不得用鸡巴去啃上一口!

  就连夏淑芬自己都看得俏颜通红,心动不已,觉得这样湿热的淫丝屁股,就该被狠狠肏爆射满。

  更不要说,她的上半身还是一只奶子悬在衣外,一只奶子裹在黑纱的放荡淫糜。

  这男孩……竟然就这样放开了自己……

  夏淑芬颤抖着红唇,面色有些发白,隐隐明白,这男孩……不是不想肏她……只是真的不急着肏……因为他早就笃定……她不会逃……注定是他的盘中大餐,棒下淫肉……

  很快,夏淑芬面前就被扔来五六条淫荡黑丝,厚度不一,让她看得愣愣。
  「你怎么……怎么还带着这么多……喔!」

  夏淑芬刚拿起其中的一条,扭捏地说,下意识向我看来,丝袜两字都没说出,就发出声不敢置信的叫。

  真是娇软又销魂,惹得她连忙捂住红唇,捂住后却依旧难以移开目光,凤目失神地呆住。

  她只见我金戈铁马地坐在她面前,双腿大叉,肉棒要顶到胸膛的长,巨蛋能闷死荡妇的大,只看到这鸡巴一眼,她就觉着有什么从自己的三个肉穴狠狠捣进,一下就碾碎了她不堪一击心脏。

  而且……

  这男孩竟然还让他的小女友低贱跪在腿间,把那么漂亮一张俏颜埋进臭胯,挑着红舌湿润卵袋,拿着她夏淑芬的喷香大乳罩、一下下撸动臊臭棒身,磨刀石一般,把那雄伟巨物磨得愈发油亮光滑。

  如此淫糜一幕,简直看呆了她!

  那样美丽的女孩却被如此淫贱的对待,那样香糜的乳罩却被如此粗鲁的使用,强烈超淫的反差感,简直就像一绝世猛男一鸡巴顶入她的花心,要把她肏死的窒息……

  「快换啊!老子鸡巴等得越久,到时把你肏得越惨!」

  夏淑芬还是怔怔,多么想嘶嚎一声,肏吧肏吧,能肏得多惨,就肏得多惨!也让我被那样粗鲁低贱的使用吧!用您这根鸡巴……干翻肏死我!!!

  但又不敢……因为那巨炮着实太雄伟了,她真的害怕,担忧自己真的能受得住吗……

  美妇天人交战,一时举着手中黑丝,美眸直勾勾盯住我的胯下,傻了一般。
  「妈的!你这骚货,看老子鸡巴都能看傻,倒是岂不是要把你肏死?」
  我站起身子,推开陶音,挺着鸡巴就朝美妇走去。

  「别,别过来……」夏淑芬捂着肉奶露着纱奶,凄艳哀鸣,却被我一鸡巴粗鲁抽翻在地。

  「把你臭鞋给我!我来帮你换!!」我朝瘫坐在地上的肉妇下令。

  「哦……好,好的……」

  美妇唯唯诺诺,连忙抬起一条逆天长的丝袜大肉腿,又小心翼翼把汗味十足的淫欲黑靴送入我手,生怕踢到了那根圣物,而后才反应过来,俏颜红潮更盛,有些受不了自己的淫荡!

  自己这个模样……好骚……

  整条丝袜肉腿湿淋淋的水光可鉴,双裙还推在腰间,不仅把肉腻的美尻圆滚滚地暴露,还把肥硕滴水的阴唇紧紧勾勒,再加上这条高抬的长腿和她半坐的身躯,真是夹了个淫荡到爆炸的销魂锐角!

  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个男孩粗重了数倍的鼻息。

  夏淑芬忍不住便要垂下螓首,却被我忽然大吼:「看着老子的鸡巴!!!移开就肏死你!!!」

  被我一吼,夏淑芬心神狂颤,屁股下面登时就又湿了一圈,印出一圈热腾腾的尻印。

  「你这骚货,真是什么姿势都飘着挨肏的性味儿!」

  我张口大骂,一下拔掉她的黑靴,抽出只满是香糜汗液的丝袜淫足,握在手中,狠狠一嗅,便像恶狼一样,狠狠从脚跟吃到脚尖,又在脚尖一一含住每一口肉趾,吃得脚味儿全无,才满足长叹,而后鸡巴一挺,凶狠盯上涨红了美颜的巨奶熟妇。

  「你这骚蹄都焖得这么熟了还不脱下来给人吃!?焖坏了怎么办?你简直是在浪费!浪费可耻知道吗!?」

  夏淑芬呼吸急促,丝袜汗蹄被吃得吧唧作响,双眼更是被雄伟巨炮晃得眼花缭乱:「对不起爸爸,女儿,女儿以后一定算好时间,焖好骚蹄,一定给爸爸吃上最香最嫩的小浪蹄!」

  她话音刚落,就发觉另一只黑靴汗蹄也被我一把抓住,几下抽出香脚,拔出来,还带出一抹雾腾腾的汗气,而后连丝袜也不换了,就被我拿在脸上,大口吞咽脚汁。

  喝足吃饱,我又在她蜷起的足底咬出大洞,滑腻腻挑起丝袜,就把龟头肏进。
  咕叽!

  「嗯呐~!」夏淑芬好不娇羞地淫媚出声,整个肉腻汗脚一下就被肏穿,龟头从她肉乎乎的脚趾下面一下顶出,撑得丝袜淫糜透肉,勾人的骚红指甲清晰可见。

  「你这脚,真骚,足穴够肉,带劲儿!」

  夏淑芬娇喘,羞答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被我抱着肉足一顿狂肏,蹂躏得她浑身都冒出香汗,屁股下更是不知抽动着溢出了多少淫液。

  哒、哒。

  夏淑芬终于穿回黑靴,她妩媚地扶着墙站起,毫无疑问,她现在的这双靴里,已经泡满了我粘稠的白精,整条丝袜小腿都浸满了粘液,每走一步,白浆都要从淫脚里狠狠溢出脚外,每走一步,都不自主地还要臣服于那根巨炮之下。

  我把她拉过来,屁股对着我,一下又掀开被她撸平的裙摆,羞得大奶熟女满脸通红,而后满意拍了拍她新裹上三层黑色裤袜的黑丝大淫臀,摸一摸,揉一揉,像打量货物一样,各处拍拍打打,玩得她额上都蒸出了热气,才满意地重重落下一掌。

  「不错,够结实!耐肏!!」

  夏淑芬一听,简直淫荡的不行,腿登时又是一软,呜呜叫着喷出狂爽淫液。
  「来,自己跨坐上来。」我坐下,拍着笔直的肉棒,朝她下令。

  夏淑芬呼吸终于制住,知道是「上菜」的时候了……

  于是,在这这条说大不大的椅子上,便出现了一副令人疯狂的淫糜画卷,一个瘦弱的男孩,以一米七的个子,矗着根征服一切的大棒,让一匹足足一米九的大奶野马,肉欲十足地撩起大腿,带着满屁股女人淫糜的尻味儿,一点点跨坐上来。

  鸡巴没有入穴,而是挺立在我与夏淑芬紧贴的股间,最顶端深深插入女人香浓的乳沟,在大白肉乳与黑纱淫奶中,体验极致的香软奶腻。

  「用你的奶子乳交吧,给我卖力一点,在我把你丝袜淫臀全部玩湿之前,你要还没给我弄爽,今儿个怕是就要被我肏得走不成路了。」

  「是……」夏淑芬红着脸蜷起身子,八爪鱼一样环抱上我,让我能玩到她整块丝腻肉尻的同时,还把两块长条巨乳垂下,肉腻腻裹上我巨棒棒身,转而向陶音看去。

  「小姑娘,那就拜托你了,阿姨今天能不能走,可全都靠你了呀。」夏淑芬羞红脸,「呆会儿不用在意阿姨,你有多大力气,就用多大力,全都使出来,一定要用阿姨的奶子,给你主人榨出精来!今早阿姨骂你是骚货,你要是还气,就把气全撒在阿姨身上吧!阿姨耐……耐肏耐耍!没事的!」

  「嘻嘻!阿姨这可你说的哦,到时候可不能叫疼呀!」

  「没,没事……」夏淑芬笑得有些勉强。

  我听得就是眉头一挑,一巴掌呼在陶音的丝袜屁股上:「小骚货,不许弄疼我的奶子母狗,女人是拿来爽的,爽着蹂躏才是正道,你要是故意弄疼她,下次我就肏得说不出话来!」

  「哇……主人你好坏,有了巨奶飞机杯,就不要你的淫嘴飞机杯了,人家不依!」

  「谁叫你屁股那么小,挨不了肏,叫你去健身房练屁股,还推三阻四,赶快给我爽,不然呆会儿我就拿鸡巴挑着你去学校!」

  「哦……」陶音委屈嘟起小嘴,手中拿着条丝袜来到夏淑芬身后,把夏淑芬一对儿包裹着鸡巴的长条奶瓜给捆住,然后抱住巨奶熟妇,让她不从板凳上掉落的同时,一左一右揉住她两颗奶瓜,碾磨榨汁般搅动,帮着夏淑芬替我乳交。
  不为别的,就是要夏淑芬知道,在大鸡巴面前,管你身材再高挑、再火爆,想要挨肏,就得给我羞耻蜷着!

  而且,这个姿势确实是个玩弄女人的身心的好姿势,能够勾起我肏肉的欲望,还能够「增进」一下陶音与夏淑芬的「友谊」。

  「好了,游戏开始咯,我的巨奶母狗夏淑芬……」我恶魔似的咬在她耳边,让她直发出了声堕落般的呻吟,「等我玩透了你的骚屁股,丝袜内裤全部浸湿,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连着黑纱丝袜带内裤,全都一杆子捅入肉洞癫狂!」
  「噢噢噢噢噢嗷嗷嗷嗷嗷!!!!」

  夏淑芬骚穴被我捏住,两片蕴汁般的肥厚大唇登时喷出汹涌的爱液。

  她爽爆了翻着美眸,露出阿黑颜,树袋熊挂在我脖上,喘了好久,又埋下螓首,狂热盯住香乳间,那条正被肉腻碾磨的臊臭大棒,像是盯着一口即将磨砺出世的绝世圣器。

  她晃着巨奶肥尻,用脑子说出了最后一句,理智尚存的话。

  「肏吧,肏爽我!肏爆肏服夏淑芬!肏得夏淑芬脑子都变成浆糊!以后,夏淑芬就是主人奶腻的母狗,就是爸爸最淫贱的巨乳女儿,专用奶瓜飞机杯,肏烂了,也不需要陪的那种!!!」

  「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