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庆余年补完-太子的堕落】(01-02)【作者:7head036】
【庆余年补完-太子的堕落】(01-02)【作者:7head036】
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时逢冬末春初,虽已有一抹春意,南庆京都仍未能摆脱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杀之意。

  而窗外虽寒风阵阵,太子的寝宫内却不但温暖如春,而且春色无边。庆国太子李承乾身下压着一名宫女正在做那苟且之事,宫女却被蒙着口脸,而太子口中喃喃念着:「姑姑!姑姑!」脸上充满着满足和欲念。

  庆帝自决定让太子继任后,便让善於谋略的长公主李云睿,即太子的姑母,指导太子治国之法,驭下之术。

  自此,每晩长公主都会到太子寝宫亲自传授。每晚和绝世美人灯下读书,闻着那隐隐幽香,挨着那温香软玉,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那完美的脸庞只在咫尺之间……本已懦弱的太子,如何能抵抗这无边诱惑,压抑心中的绮念?
  於是便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

  次夜,又是长公主来教导治国之术的时间。每当这个时候,太子的心情总是複杂无比。

  又对平常办事干练,智计无双的长公主十分敬畏,又对那绝世美貌、天生媚骨念念不忘,亟欲佔有,太子心绪万千,坐於椅上,心跳只有愈跳愈快的份儿。
  「长公主安好。」

  「免礼。」

  随着那轻柔高贵的声音,长公主李云睿缓缓步入太子的寝宫。

  毕竟天气仍冷,长公主也穿得稍厚,却不能掩着那姣好的曲线和它带来的无边诱惑。

  「承乾?」

  怔怔呆望的太子猛然惊觉,忙不迭道:「姑母好。请坐,这便开始吧。」
                ---

  讲到中途,似乎长公主希望太子能深深理解这项要点,便靠了在旁边一早已心神不属的太子身边,在其耳边轻述说,一边提起他的手指向书上的要点。
  灯光之下,长公主脸若朝霞,双手在灯下更是如白玉一般。早已心神不定的太子,现在感受着耳畔美人吐气如兰,隔着衣服靠住那诱人胴体,不禁开始脸色通红,呼吸粗重,肉棒亦不受控地硬了起来。

  机智无双的长公主怎会未发觉其异状?她深知向那个男人泄一口恶气的机会已经来临。(註:根据剧情长公主以私通太子欲向不重视她的兄长庆帝报复。)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本官有些热。」说着站了起来,缓缓脱下了棉衣。
  身上只余一件轻纱的长公主,那美妙的身材展现无遗,以致太子一时之间呆了,口乾舌燥,只想一下扑过去,却又不敢。

  长公主脸上浮现一个魅惑的微笑,她知道,她将令眼前的男人欲罢不能,永远臣服於她裙下!

  她轻轻踏前了一步,低身抱住了太子。太子大惊,心知此事不可,然而温香软玉投怀,颊边美人吐气如兰,他又怎舍得推开?

  「承乾,你喜欢本宫吧……」

  太子早已按捺不住,却仍是胆怯:「姑母美貌无双,承乾实心仪已久,但……」

  话未说完,长公主已经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太子唇上,道:「今晚之事,就是你我间的祕密……」

  说罢更伸出丁香小舌,轻轻一舔太子的耳垂。受此温柔挑逗,太子全身一阵异样的颤栗,理智终於飘然远去。

  长公主缓缓抽身,妩媚的双眼彷彿要滴出水来,优美地步至榻边,步幅之间那引人疯狂的美躯展示无遗,那件薄纱若有若无,只有更增诱惑。

  她轻轻坐下,向太子伸出手:「你还不来?」脸上春意满溢,语声带着一股诱惑,使她带上了一种妖娆的感觉。

  太子如何还能忍?他立即握住了长公主的手,顺势坐下,抱住了那诱人的美躯。长公主抬起他的头,道:「承乾,伸出舌头来。」太子早已欲火焚身,不再细思,依言而行,於是两人便吻了在一起。

  太子虽非初行房事,却毕竟只是一名少年,很快就陷於长公主为他带来的快感中无法自拔。长公主抱着太子,一双柔荑卸下了太子的袍服,轻抚太子不同角落,时不时引起他一阵阵战栗,而长公主一身吹弹可破的肌肤,更隔着那轻纱摩擦着太子,连两颗乳头也能清晰感到,使他欲火不可收拾。而长公主吻着太子,高超的舌技更很快便令太子沉醉其中。

  两人的嘴终於分开,嘴之间仍然牵着一条银丝……

  「承乾感觉如何?」

  长公主脸上带着略带侵略性的微笑。

  「如在仙境……姑姑好美,好厉害……」

  太子眼中已经只余下欲火。

  长公主一笑宽衣,最后一件衣服也脱去,那美丽的胴体展现在太子眼前。太子根本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如此美的身体……那精緻的锁骨、那挺拔的玉乳、那幼细的蛇腰、那双完美的长腿和那美丽无暇的秘密花园都会令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发狂!

  太子也不例外。

  他早已看呆了,直到长公主把他推在榻上,他才惊醒。

  「你刚刚说本宫很厉害,但厉害的才刚刚开始。」

  长公主带着妩媚的笑容,俯下身去解下了太子的内裤,早已硬了的肉棒便弹了在他面前。长公主媚然一笑,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他的龟头。

  一阵强烈的快感袭向太子,使他不禁狠狠一仰,开始爱抚那诱人的身体。着手长公主一身丰腻,太子爱不释手,在那玉乳美背之间不断抚摸,入手光滑如玉而温软,令太子几乎沉醉其中。而长公主依然继续服务,一双柔荑轻扶着他的肉棒,时而十指游走於那「袋子」之上;而长公主又口舌并用轻轻舔遍那肉棒。那彷彿上面带点沙子,却又温暖柔软灵巧的小舌令太子欲罢不能,双腿已经开始发软。

  然而长公主似乎根本未开始。

  「真正厉害的,要来了……」

  长公主带着娇媚的笑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而口也把龟头含了进去,一阵温暖包围了肉棒,而且小舌又绕着龟头不断划圈、又贴在马眼、沟之上不断蠕动,令太子顿时感受到高太多的快感,一阵阵麻痺涌上肉棒,太子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了。

  「姑姑,承乾已经……」

  长公主一听,立即深深含入了整根肉棒,喉头一动一动,压榨着太子的肉棒。太子再也忍不住,双手不受控地按着长公主的头,紧接着一阵精液喷了在长公主的口中。而长公主竟然将之全部吞下了!

  「舒服吗?」那诱人疯狂的笑脸上满是红晕。

  「太舒服了……承乾实未想到姑姑如此厉害,如此美丽……」太子已经傻了。
  「那便继续吧……」长公主一笑,已将太子推了在榻上,而自己则骑了上去。太子期待已久,肉棒亦再次挺了起来。

  长公主压了下去,诱人的身体再次贴上太子,那玉乳摩擦着太子的胸膛,令太子更为兴奋,而那肉棒更被长公主那无暇的玉壶轻轻磨着,使太子难以按捺,只想要立即提枪上阵。

  「姑姑,承乾……忍不住了!」

  太子再也不能忍耐,双手按住了长公主那柔软、光滑的雪股,用力地朝自己那灼热、坚硬无比的肉棒按了下去!

  长公主毫无抵抗,似乎根本未觉,便任由太子按了下去,那长枪的前端便缓缓探入了那花园。只是稍入之,太子已觉其中湿润、温暖无比,而且肉棒的前端感到一阵强大的压力和有节奏的蠕动,太子简直爽得不能思考。

  然而,如登极乐的一瞬间之后,长公主竟然细腰一扭,轻轻的躲开了!欲火焚身的太子大急,又粗暴的捉住了长公主那雪白的屁股,用力的按了下去。
  又是那篇刻的销魂,使太子如登仙境,长公主的腰却犹如灵蛇一般扭开,那雪股又如游鱼般脱离了太子的掌握。

  如次反复数次,直把太子快要逼疯了。

  「姑姑,饶了承乾吧!」

  理智早已远去的太子高叫到。

  长公主微微一笑,总算放过了太子,便一下坐了下去。

  太子只觉得肉棒被温暖包围,长公主里面内壁不断蠕动,犹似在按摩之,再加上长公主蛇腰技巧的扭动,用美玉一般的大长腿摩擦着太子,直令太子欲仙欲死,果然是一代尤物,天生媚骨!而长公主慢慢的开始加快速度,由原来的缓缓上落,变成了飞快抽插,一阵完全不同层次袭向太子,而他亦感觉到长公主里面也是越来越热,紧了。

  「姑姑……承乾……可以吗?」

  太子又怎知他的姑姑早已算好一计,如何会有这种漏洞。

  「可以哦……」

  长公主说着进一步加快了速度,忽然她一阵颤栗,身子一仰,天鹅般优美的颈子随之扬起,玉乳亦摇拽不已。

  同时,随着长公主高潮来到,她里面一阵强力的收紧,并同时用力向下一坐,太子顿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肉棒不但被长公主仅仅包裹,她里面更有一股吸力,似乎要把太子榨的干干净净。

  太子再也忍不住,一大股灼热的精液尽数喷入了长公主的里面。

             ————-————

  洗净后,太子轻搂着长公主那诱人的身体。

  「承泽可以满足吗?」

  「实是无上极乐,而以后……」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长公主娇媚一笑,如春花忽放——

                (二)

  春天还是那个春天,树上的花儿却不再待放,早已落满了一地的花瓣。
  皇宫园林深处的太子宫和园林彷如两个世界,没有温柔的春风只有如火的热情。

  大床上,李承乾与长公主正赤裸相拥。长公主那温软的一双玉足如蛇般缠绕着太子的腰,雪股不断地落下,撞着太子的股间,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声响。
  此时的长公主肌肤微微泛红,香汗淋漓,一丝丝柔顺的长发黏在如玉的肌肤上;一双饱满的玉乳贴着太子不断滑动、如玉的细腰长腿做着那销魂的扭动;配上那仍如少女的容颜和若有若无的娇喘,只怕没有任何男人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李承乾自然也不例外。贴着长公主那温软滑嫩的肌肤、看着那完美的脸庞近在咫尺、耳边回荡着那诱人的喘息,他早就难已忍受,疯狂地索取着长公主的肉体。

  太子的肉棒在长公主的名器中更是早已坚硬如铁。李承乾只觉长公主的体内热情如火,层层叠叠的软肉不断地挤压太子的事物,进则在那愈来愈强的压榨中艰难前行,出则彷如被紧咬不放,直爽得太子欲仙欲死。

  如此诱人的玉体,如此强烈的快感,太子早已精关松动,但在长公主有意的控制下,每逢太子将至极限,长公主便会将那狂野的抽插,化为缓缓的划圈;一条香舌更一时在太子口中肆意挑逗,一时又舔着太子的耳朵,极尽挑逗之能事;待太子稍稍放松,那玉体又回复了热情的榨取,使太子一直处於解放的边缘。
  往复数次,李承乾在这种甘甜的折磨下,早已爽得无法思考。终於,太子最后一丝理性也离他而去,口中只能吐出求饶的话语:「姑姑,让承乾去吧!」
  闻着身下男子的话语,长公主俏脸上泛起一抺妩媚的笑容,知道又再一次征服了李承乾,便抱紧了太子一下坐下,让太子的事物插至最深处顶着她的花心。
  太子只觉整根肉棒都被火热的软肉紧紧包裹,龟头更被长公主的花心涌出的热流冲击着,终於得到梦寐以求的解放,忍耐已久的白浊尽情释放於长公主玉体的最深处。长公主也达到了高潮,进一步收紧的肉穴刺激出太子更多的精液。
  良久,太子的喷发才迎来了终结,两人的连结处早已一片白浊,两人才轻轻地分开,静静感受着那高潮的余韵。

                - - -

  自那次冬末的激情以来,长公主对太子的授课就化为了商讨合作和享受快感的时间。每次,太子总被长公主榨取得欲仙欲死、屡屡求饶,合作时自然是贴贴服服。而自在长公主身上尝过那销魂滋味,太子再无兴趣流连妓院,反而和长公主的课堂却日渐频繁。

  皇帝对他的好学大加讚赏,他也经常享受着无边的快感;然而,李承乾也是一个男人,长期被一个女人压倒,即使那是他那迷人的姑姑,他心里还是渐渐积起了一股不甘的火炎。但在对长公主长久以来的畏缩下,他还是不敢有任何反抗。
                - - -

  数日后,皇帝决定来观摩长公主对太子的教育,便和长公主一同来到了太子宫。

  木门被轻轻推开,曼妙的身姿随着玉足踏入太子的书房进入了太子的视野。张倾国倾城、宜喜宜嗔的脸蛋挂着浅浅的微笑,薄薄的凤袍掩不住那玲珑浮凸的身段,正是长公主。只是一眼,太子心中已有绮念渐生,但这些绮念却随着后面那明黄色身影的出现立即消失。

  即使早和长公主商量好,看见那张不怒自威的面孔时,李承乾仍是畏惧得几乎拿不稳毛笔。

  「父……父皇。」

  「你们不用管我,按平时的来就好。」

  皇帝点了点头,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便看着太子在长公主的教导下批阅奏章。

  片刻,太子渐渐投入学习,忘却了身后男子的视线,身子也不如最初般微微发抖。

  便在此时,太子忽然感到私处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低头一看,几乎魂飞天外—那竟是长公主的玉足!

  桌底,长公主一双玉足轻轻脱去了绣花鞋,露出那晶莹剔透的趾头。便是这双温软的玉足,在轻轻地撩拨太子的阳物。

  「姑姑你疯啦!」太子赶忙用口形道。

  长公主却是不答,只是继续地隔着裤子摩擦着太子的肉棒。太子只觉下体被温软的玉足轻轻摩擦着,肉棒不受控地渐渐变硬。若在平时,他早已扑向了长公主,但碍於皇帝在后,他不敢造次,只能作没事状继续挥笔。

  岂料长公主见他这模样,脸上的微笑愈加诱人,一双玉足竟掀起了太子的裤档,直接夹着了他的玉棒!

  李承乾只觉那双玉足灵巧之极,变化万千;一时又缓缓地夹住肉棒温柔地摩擦,使他欲火渐升;忽然又轻搔他的铃口,令太子一个激灵;更会突然快速地夹着摩擦,逼得太子几乎射精,却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下。

  光是下身传来的快感,已经令太子快要发疯,长公主脸上魔性的笑容却愈加灿烂,不断地指出奏章上的要点让太子写下。

  在父皇的目光下被姑姑挑逗,更要在这巨大的压力和快感下写下要点,李承乾觉得脑子已经乱成一团,握笔的手也是抖得不成样子,连向长公主打眼色的余裕也没有,快感和压力下,他感觉自己仿似在天堂又仿如在地狱。

                - - -

  「皇上,午时了,应往内阁议事了。」

  「唔……好吧。承乾,学得还不错,不过最好专心点。」

  这两句话对於太子犹如天籁之音,皇帝甫跟着小太监离开,终於脱离这天堂地狱般他便一把推开了椅子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长公主也收回了脚,只是看着太子掩口轻笑。

  「姑姑,你太过分了!你,可知承乾几乎快要疯了?」

  「我看承乾方才似乎相当享受啊……」

  看着长公主仍是满不在乎的模样,李承乾心里便是一阵火起——他决心要教训一下姑姑,让她明白自己也不是好欺侮的!

  在心中这股邪火驱使下,太子如一只野兽般扑上长公主,抓住了她的双手,把她按到了墙上。

  即使太子如此粗暴地抓住了她,她仍是带着那妩媚的笑意直视着太子:「怎么?承乾要教训一下我这乱来的姑姑?」

  「正是!」

  说罢,太子一把翻转了那柔若无骨的腰肢,掀开凤袍露出那弹嫩的雪股,便一下狠狠地插到了最深处!

  太子比平常更为坚硬火热,那对她花心的冲击似乎带给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使她不自禁发出了一声动人的呻吟。

  怒火驱使下,太子仿佛感受不到那花径的火热紧緻,只是疯狂地抽插着身前的长公主,他的股间一下一下狂野地撞击在长公主的雪股之上,房间中水花四溅,啪啪的声响不绝於耳。

  在这狂暴的进攻下,长公主似乎已沈浸在一波波的快感中,罗衫半解的她摇动着雪股,忘情地迎合太子的侵犯;口中情动的呻吟仿如诱人的乐曲;纤腰和美腰止不住一下下的颤抖,饱满的玉乳也随着撞击不住前后摆动;如此诱人的姿态,更进一步激起了太子的征服欲!

  啪啪的声响一直持续,直至长公主全身一阵销魂的颤抖,花径伴着涌出的花露猛地收紧,太子才将精液洒於她的雪股上。

  「姑姑,以后不准再如此戏弄承乾!」

  李承乾只觉畅快无比,他终於扳回一城,把这个令人疯狂的女人压住进攻,心中满是一种吐气扬眉的成功感。

  「承乾,今天好厉害……」长公主仍倚在墙上,轻轻地感叹着:「不过,你这样就结束了?」

  她脸上又回复了那诱人的笑容,轻轻地推着乏力的太子,让他躺到了床上!
  李承乾望着身前美人那诱人的笑容,骇得无法说出话来,他万万没想到长公主方才还是予取予求,此刻竟又回到了平常的从容。

  「本就是想看看承乾的本事,现在看来,似乎还差得远呢。就让姑姑再给承乾上一课好了……」长公主脸上侵略性的媚笑愈发灿烂,香舌轻轻一舔嘴唇,一双媚眼仿如要滴出水来。

  「姑姑,承乾」太子一句话未出口,长公主已骑上了太子,抱着他的头便吻了下去。太子只觉那香舌竟比平日更为激烈,似乎要舔遍他口中每一处,滑嫩的香舌几乎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而太子意乱情迷之际,长公主的私处也贴住了太子不受控竖起的肉棒,然后她用力压下身子,太子的肉棒便在她胸前软肉贴上了太子之际,一下进入了她的最深处!

  激烈的交合之后,太子感觉长公主的里面比平日还要更加火热,更要命的是,那花径一反常态,紧紧地不断挤压着肉棒,配合着长公主腰肢急速的上下摆动,层层叠叠的软肉仿佛成一个榨精的机器,毫不留情地吞吐太子的肉棒;饱满的玉乳不断在他的胸膛上压扁,又弹起回复浑圆;温软的大腿摩擦着他的身躯,给他一种弹嫩的触感;太子已是陷入了快感中难以自拔。

  在远比平日激烈的疯狂侵犯下,快感如潮水般淹没了太子,只是数秒他已发出了第二发的精液。正当太子感到那香吞缓缓抽离,终於能喘口气之时,那俏脸却又探到了他的耳边,轻轻的舔了一下他的耳垂,使太子一个激灵。

  「承乾可是以为要停了?这一课还远没有结束呢……」

  伴随着长公主轻笑吐出的话语,她那柔软的腰肢又再开始了无情的榨取!
  太子只觉才刚发射的肉棒又再次沈进那温柔乡中,诱人的躯体又开始贴上了他,使他无处可逃。

  长公主一条香舌开始流连在他上半身各处,温柔的挑逗使太子愈陷愈深;上下摆动的腰肢不断撞击着太子股间,肉棒不受控地连续发射,然后又被花径挤压得再次变硬。太子只能被动地被长公主榨取,再无先前的雄风,只能一发发地喷出精华。他深深地明白,在长公主那魔性的肉体前他毫无抵抗之力。

                - - -

  良久,长公主才将太子从她那热情的压榨中解放,提起了腰离开了太子的身体。李承乾早已被如此激烈的交合沖昏了头脑,双目无神地望着天花,股间尽是一滩滩的精液和爱液的混合。

  长公主坐起轻轻的抚着太子的脸,轻声道:「承乾,你可知道姑姑和你之间谁会在上了么?」

  「姑……姑姑……」李承乾终於知道,他渴望征服长公主是如此的愚蠢,面对如此令人沈迷的绝世尤物,他只能一次次的被征服,绝无反抗之力。此时他却发现,自己竟已无法离开身上那诱人的肉体,渴望那一次次的征服给他带来的无边快感,永远在也无法离开长公主的掌心……

  长公主脸上仍是那妩媚的笑容,轻轻吻了太子一下后,在他耳边道:「我还会再来的。」说罢,便穿起了凤袍推门而去,只给李承乾留下那玲珑的背影。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